訪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法學院副院長李玉華教授:懲處電信詐騙應保持高壓態勢

2017年01月04日 09:28:41 來源: 人民日報
  【列印】 【糾錯】

  2016年12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聯合發佈了《關於辦理電信網絡詐騙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簡稱《意見》),為公檢法有效打擊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提供更加具體可行的法律依據。近日,記者採訪了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法學院副院長李玉華教授,對《意見》的內容進行解讀。

  記者:《意見》對電信詐騙依法嚴懲有哪些體現?

  李玉華:從過去的實踐看,法律對嚴懲此類犯罪的力度不夠,實務中對犯罪分子的處罰總體上偏輕,犯罪分子被判處幾年很快出獄,大多數人仍繼續從事相關犯罪。

  《意見》要求對此類被告人量刑時一般應就高選擇確定量刑起點、基準刑,嚴格掌握適用緩刑的條件,更加注重依法適用財産刑,為依法嚴懲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提供了有力法律保障。

  記者:《意見》是如何規定電信網絡詐騙犯罪中的關聯犯罪的?

  李玉華:電信網絡詐騙犯罪通常伴隨著其他違法犯罪行為,如大量公民個人信息被非法買賣;電信行業單位、從業人員非法開設網絡電話,對400、一號通等通信産品登記管理形同虛設;架設“偽基站”“黑廣播”,為實施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提供條件;明知是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所得及其産生的收益,通過各種方式轉賬、套現、取現等。

  這些犯罪行為與電信網絡詐騙犯罪緊密關聯,《意見》要求選擇處罰較重的罪名進行懲處。比如,在實施電信網絡詐騙活動中,非法使用“偽基站”“黑廣播”,干擾無線電通訊秩序,符合刑法第二百八十八條規定的,以擾亂無線電通訊管理秩序罪追究刑事責任。同時構成詐騙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冒充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實施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同時構成詐騙罪和招搖撞騙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網絡服務提供者不履行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經監管部門責令採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致使詐騙信息大量傳播,或者用戶信息洩露造成嚴重後果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六條之一的規定,以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罪追究刑事責任。同時構成詐騙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記者:在有效打擊電信網絡詐騙方面,《意見》還有哪些亮點?

  李玉華:一是有效認定明知,嚴懲幫兇。《意見》規定明知他人實施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具有特定情形的,以共同犯罪論處,但法律和司法解釋另有規定的除外,如提供信用卡、資金支付結算賬戶、手機卡、通訊工具的。《意見》還規定,負責招募他人實施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活動,或者製作、提供詐騙方案、術語清單、語音包、信息等,以詐騙共同犯罪論處。《意見》規定,“明知他人實施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應當結合被告人的認知能力、既往經歷、行為次數和手段、與他人關係、獲利情況、是否曾因電信網絡詐騙受過處罰、是否故意規避調查等主客觀因素進行綜合分析認定。

  二是明確了管轄,有利打擊。《意見》指出犯罪地包括犯罪行為發生地和犯罪結果發生地。“犯罪行為發生地”包括用於電信網絡詐騙犯罪的網站伺服器所在地,網站建立者、管理者所在地,被侵害的電腦信息系統或其管理者所在地,犯罪嫌疑人、被害人使用的電腦信息系統所在地,詐騙電話、短信息、電子郵件等的撥打地、發送地、到達地、接受地,以及詐騙行為持續發生的實施地、預備地、開始地、途經地、結束地。“犯罪結果發生地”包括被害人被騙時所在地,以及詐騙所得財物的實際取得地、藏匿地、轉移地、使用地、銷售地等。《意見》明確在境外實施的電信網絡詐騙等犯罪案件,可由公安部按照有利於查清犯罪事實、有利於訴訟的原則,指定有關公安機關立案偵查。

  三是及時追贓,挽回損失。《意見》規定,涉案銀行賬戶或者涉案第三方支付賬戶內的款項,對權屬明確的被害人的合法財産,應當及時返還。確因客觀原因無法查實全部被害人,但有證據證明該賬戶係用於電信網絡詐騙犯罪,且被告人無法説明款項合法來源的,根據刑法第六十四條的規定,應認定為違法所得,予以追繳。(本報記者 魏哲哲)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