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魚CEO張文明:網紅時代接近尾聲,直播還有新玩兒法

2017年01月04日 09:13:16 來源: 《網絡傳播》雜誌
  【列印】 【糾錯】

    一塊螢幕、五花八門,隨意切換、任君挑選。有人視直播為無聊虛度的典型,有人卻説它比現實世界更精彩。談笑間,四方強雄並起,數億用戶涌動,硬是在2016年的資本寒冬中,造出了一個“直播元年”。局勢變得太快就像龍捲風,還好有“網絡傳播沙龍”為你指點迷津。傳播君提煉鬥魚CEO張文明沙龍幹貨觀點,帶你看清“網絡直播——新媒體時代的一把火”。

    CNNIC第38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6月,網絡直播用戶規模已經達到3.25億,近一半網民有觀看網絡直播的經歷。

    12月14日,鬥魚直播聯合創始人、CEO張文明做客第15期“網絡傳播沙龍”,探究網絡直播發展趨向。

    網絡直播為何有這麼大的“魔力”,能締造出如此巨大的市場?張文明認為,可以簡單歸納兩方面的原因:

    1、視聽技術發展進程決定。“鬥魚14年開始做,想法08年就誕生了,當時各種條件不成熟,技術條件、運作廣告的條件都不成熟。之所以説今年是直播元年,我自己的感受,直播本身是用戶的潛在需求,只是以前沒有被發掘出來,各種條件沒有得到滿足。”張文明表示,隨著網絡寬帶、光纖入戶,4G網絡、智慧設備的普及,“現在時機成熟了,智慧手機不僅可以看直播,還可以直接進行直播的採集、編碼。”

    2、直播本身具有突出特性。張文明在多個場合表達對直播這種信息傳播方式本身的讚嘆,“直播不同於一般的視頻,有很強的感染力,不管是主播還是觀眾,都有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雖然遠隔千里,但是‘視頻+彈幕’,能讓他們感覺是在面對面對話。直播是真正存在用戶需求的。”

    東風已至,百舸爭流。網絡直播隨即引發市場躁動,直播平臺數量激增。嗅覺敏銳的投資人紛紛出手,唯恐失了先機;不溫不火的主播們瘋狂炒作,渴望一夜成名。主播跳槽逐利而走,內容低劣刷新底線,受眾茫然無從選擇,愈演愈烈的直播遊戲,逐漸背離它的初衷。

    “行業發展到現在,確實出現了一種現象,劣幣驅逐良幣,很多興起的平臺為了吸引眼球,直播的底線和尺寸越來越low。”張文明在“網絡傳播沙龍”現場表示,長此以往,直播行業難以持久。“一個行業如果想健康發展,必須遵守相關的規範。”

    11月4日,國家網信辦出臺《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並于12月1日起正式實施。國家管理部門的重拳出擊,為直播行業樹立基本規範。

    直播平臺逐步建立起相對完備的內容自查機制。公開資料顯示,鬥魚在行業中較早實行“主播實名制”,主播需通過身份證加銀行卡的“雙重認證”。24小時,管理員實時在線,可對可疑房間進行追蹤標記、發佈警告乃至一鍵叫停。12分,平臺對主播的著裝、舉止尺度進行了具體量化,違規即被扣分,嚴重者封停賬號,不得再行註冊。技術可控、規則初成,接下來考驗的,便是運營者的決心和執行力。

    對於接下來網絡直播的發展走向,張文明也在沙龍現場給出了自己的看法:

    1、直播的後勁。前一階段,直播是資本驅動,主打“顏值經濟“。要長期發展,什麼是下一階段各家比拼的關鍵?“不可否認的,現在是平臺時代,網紅時代基本已經到了尾聲了。”張文明表示,“後期直播平臺是強運營項目,核心是內容和産品。”

    2、直播的功能。提到內容生産,媒體的力量不可忽視,而直播的特性對豐富媒體傳播形式也多有助益。張文明也認為,媒體頻道資源寶貴,通過官方渠道只展示了一小部分精緻視頻,大量的細節和非嚴肅內容可以通過直播的形式呈現,“直播技術的出現,是對媒體的一種創新。”

    3、直播的邊界。遊戲直播起家的鬥魚,開始逐步涉獵汽車、財經等垂直領域,美食、戶外等生活內容,不斷探索直播的更多可能。“我們最終目的希望用戶能來到我們平臺找到他的快樂,給網民創造一個新的娛樂方式。”張文明説。(作者:楊林林;攝影:岳琦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