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亞太安全合作政策

2017年01月11日 16:07:41 來源: 新華社
  【列印】 【糾錯】

  新華社北京1月11日電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11日發表《中國的亞太安全合作政策》白皮書。全文如下:

  中國的亞太安全合作政策

  (2017年1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目錄

  前言

  一、中國對亞太安全合作的政策主張

  二、中國的亞太安全理念

  三、中國與地區其他主要國家的關係

  四、中國在地區熱點問題上的立場和主張

  五、中國參與亞太地區主要多邊機制

  六、中國參與地區非傳統安全合作

  結束語

  前言

  亞洲和太平洋地區地域廣闊,國家眾多,擁有全世界60%的人口,經濟和貿易總量分別佔全球總額的近六成和一半,在世界格局中具有重要戰略地位。近年來,亞太地區的發展日益引人注目,成為全球最具發展活力和潛力的地區,地區國家進一步加大對亞太地區的重視和投入。隨著國際關係格局的深刻調整,亞太地區格局也在發生重要深刻變化。

  中國一直致力於維護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堅持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堅持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基礎上同所有國家發展友好合作,全面參與區域合作,積極應對傳統安全和非傳統安全挑戰,為推動建設持久和平、共同繁榮的亞太不懈努力。

  一、中國對亞太安全合作的政策主張

  當前,亞太地區形勢總體穩定向好,和平與發展的勢頭依然強勁,是當前全球格局中的穩定板塊。促和平、求穩定、謀發展是多數國家的戰略取向和共同訴求。亞太國家間政治互信不斷增強,大國互動頻繁並總體保持合作態勢。通過對話協商處理分歧和爭端是各國主要政策取向,地區熱點和爭議問題基本可控。亞太經濟保持平穩較快增長,處於世界經濟增長“高地”。區域一體化加速推進,次區域合作蓬勃發展。各類自貿安排穩步推進,互聯互通建設進入新一輪活躍期。同時,亞太地區仍面臨諸多不穩定、不確定因素。朝鮮半島問題複雜敏感,阿富汗和解進程進展緩慢,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爭端繼續發酵。一些國家加大在亞太軍事部署,個別國家推動軍事鬆綁,部分國家經歷複雜政治社會轉型,恐怖主義、自然災害、跨國犯罪等非傳統安全威脅日益突出。受自身結構性問題和外部經濟金融風險等影響,亞洲經濟仍面臨較大下行壓力。作為亞太大家庭中的重要一員,中國深知自身和平發展與亞太未來息息相關,一直以來以促進亞太繁榮穩定為己任。中國願同地區國家秉持合作共贏理念,紮實推進安全對話合作,共同維護亞太和平與穩定的良好局面。

  第一,促進共同發展,夯實亞太和平穩定的經濟基礎。擴大經濟利益融合是國家間關係的重要基礎,實現共同發展是維護和平穩定的根本保障,是解決各類安全問題的“總鑰匙”。亞太地區在經濟合作方面已取得不少成果,應在此基礎上加快經濟一體化進程,繼續推進自貿區建設和互聯互通,促進經濟社會全面發展。落實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縮小區內發展差距,讓各國和各階層民眾共用發展紅利,拉緊各國利益紐帶。

  著眼于共同發展,中國提出並積極推動“一帶一路”建設,倡議成立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和絲路基金。中國歡迎各國繼續積極參與,實現互利共贏。

  第二,推進夥伴關係建設,築牢亞太和平穩定的政治根基。亞太地區國傢具有獨特的多樣性。志同道合是夥伴,求同存異同樣可以成為夥伴,關鍵在於平等相待、合作共贏。亞太大國對維護地區和平與發展至關重要,應客觀理性看待他方戰略意圖,拋棄冷戰思維,相互尊重正當合理的利益關切,加強良性互動,合作應對地區挑戰。中小國家沒有必要也不應在大國之間選邊站隊。地區國家應共同努力,走“對話而不對抗,結伴而不結盟”的新路,共建互信、包容、合作、共贏的亞太夥伴關係。

  中國提出構建以合作共贏為核心的新型國際關係,致力於同各國、各地區組織建立不同形式的夥伴關係。中國致力於與美國構建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新型大國關係,與俄羅斯不斷深化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與印度積極構建更加緊密的發展夥伴關係,推動中日關係持續改善。中國領導人多次在不同場合闡述命運共同體理念,積極推動構建瀾滄江-湄公河國家命運共同體和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推動亞洲命運共同體和亞太命運共同體建設。

  第三,完善現有地區多邊機制,鞏固亞太和平穩定的框架支撐。地區國家應堅持多邊主義,反對單邊主義,繼續支持地區多邊安全機制發展,推動相關機制密切協調配合,為增進相互理解與互信、擴大安全對話交流與合作發揮更大作用。

  中國致力於推進地區安全機制建設,同有關國家共同發起成立上海合作組織和六方會談,搭建香山論壇平臺,建立中國-東盟執法安全合作部長級對話機制、籌建瀾滄江-湄公河綜合執法安全合作中心,積極支持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加強能力和機制建設,參與東盟主導的多邊安全對話合作機制。中國在各個地區機制下提出一系列非傳統安全領域合作倡議,有力推動了相關領域交流與合作。中國將承擔更多國際地區安全責任,為亞太地區乃至世界提供更多公共安全産品。

  第四,推動規則建設,完善亞太和平穩定的制度保障。國家之間和平相處需要秉持法治精神,遵守以《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為基礎的國際關係準則,以普遍接受、公正合理的規則為保障。國際和地區規則應由各國共商共建共用,不能由哪一個國家説了算,不能把個別國家的規則當作“國際規則”,更不能允許個別國家打著所謂“法治”的幌子侵犯別國合法權益。

  中國是國際法治和地區規則秩序的堅定維護者和積極建設者。為在國際關係中踐行法治精神,中國同印度、緬甸于1954年共同倡導了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中國迄今已加入幾乎所有政府間國際組織和400多項國際多邊條約。中國致力於維護地區海上安全和秩序,加強機制規則建設。2014年中國推動在華舉行的西太平洋海軍論壇年會通過《海上意外相遇規則》。中國將與東盟國家繼續全面有效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爭取在協商一致基礎上早日達成“南海行為準則”。此外,中國還積極參與網絡空間、外空等國際新疆域規則的協商,推動制定普遍接受、公正合理的國際規則。

  第五,密切軍事交流合作,增強亞太和平穩定的保障力量。中國面臨多元複雜的安全威脅和挑戰,維護國家統一和領土完整的任務艱巨繁重。建設與中國國際地位相稱、與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相適應的鞏固國防和強大軍隊,是中國現代化建設的戰略任務,也是中國實現和平發展的堅強保障。中國武裝力量為國家發展提供了安全保障和戰略支撐,也為維護世界和平與地區穩定作出了積極貢獻。

  中國武裝力量是國際安全合作的倡導者、推動者和參與者,堅持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全方位開展對外軍事交往,發展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方的軍事合作關係,推動建立公平有效的集體安全機制和軍事互信機制。中國堅持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合作共贏的基礎上,深化同各國軍隊的交流與合作,加強邊境地區信任措施合作,推進海上安全對話與合作,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國際反恐合作、護航和救災行動,舉行中外聯演聯訓。

  第六,妥善處理分歧矛盾,維護亞太和平穩定的良好環境。亞太地區熱點問題多為歷史遺留。地區國家應秉持相互尊重、求同存異、和平共處的傳統,通過直接談判與協商妥善處理、和平解決爭議問題,不能讓老問題損害地區發展與合作,破壞國家間互信。對於領土和海洋權益爭議,應在尊重歷史事實的基礎上,根據公認的國際法和現代海洋法,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所確定的基本原則和法律制度,通過直接相關的主權國家間的對話談判尋求和平解決。在有關問題解決前,各方應開展對話,尋求合作,管控好局勢,防止矛盾激化升級,共同維護地區和平與穩定。

  中國致力於維護南海和平穩定的基本方向不會改變,致力於同直接當事國通過友好協商談判和平解決領土和海洋權益爭議的政策主張也不會改變。中國積極推動朝核、阿富汗等地區熱點問題和平解決,努力發揮負責任大國作用。

  二、中國的亞太安全理念

  理念是行動的先導,解決新問題需要新理念。面對蓬勃發展的區域一體化進程,冷戰思維、零和博弈、武力至上的陳舊安全理念已不合時宜。新形勢下,各國應與時俱進,以開放包容精神加強團結合作,創新安全理念,推動完善地區安全架構,為維護亞太安全探索出新路徑。

  (一)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安全觀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4年5月召開的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第四次峰會上表示,中國倡導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安全觀,努力走共建、共用、共贏的亞太安全之路。

  共同安全,就是要尊重和保障每一個國家安全,不能一部分國家安全而另一部分國家不安全,更不能犧牲別國安全謀求自身所謂絕對安全。要尊重並照顧各方合理安全關切。強化針對第三方的軍事同盟不利於維護地區共同安全。

  綜合安全,就是要統籌維護傳統領域和非傳統領域安全。通盤考慮地區安全問題的歷史經緯和現實狀況,多管齊下、綜合施策,協調推進地區安全治理。既著力解決當前突出的安全問題,又統籌謀劃應對各類潛在安全威脅。

  合作安全,就是要通過對話合作促進各國和本地區安全。通過坦誠深入的對話溝通,增進戰略互信,減少相互猜疑,求同化異、和睦相處。著眼共同挑戰,積極培育合作應對意識,不斷擴大合作領域、創新合作方式,以合作謀和平、以合作促安全。

  可持續安全,就是要發展和安全並重以實現持久安全。各方應聚焦發展主題,積極改善民生,縮小貧富差距,不斷夯實安全的根基。推動共同發展和區域一體化進程,推動區域經濟合作和安全合作良性互動、齊頭並進,以可持續發展促進可持續安全。

  這一安全觀順應全球化與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時代潮流,紮根于地區經濟一體化進程,匯聚了地區國家的智慧和共識,體現了各方合作應對安全挑戰的迫切需求,為亞太安全合作開闢了新的廣闊前景。

  (二)完善地區安全架構

  維護亞太長治久安,關鍵在於構建面向未來、符合地區實際、滿足各方需要的安全架構。

  第一,未來的地區安全架構應是多層次、複合型和多樣化的。地區國家歷史傳統、政治體制、發展水準、安全關切各有不同。亞太地區既有東盟主導的多個安全合作機制和上海合作組織、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等平臺,也有歷史形成的軍事同盟。這種多樣性決定了區域內短期難以形成統一的安全框架,多種機制齊頭並進將是地區安全架構演進過程中的“常態”。各國都應為維護地區和平穩定發揮作用。中國推動構建亞太安全架構,不是另起爐灶,不是推倒重來,而是對現有機制的完善和升級。

  第二,未來的地區安全架構建設應是地區國家的共同事業。多極化是全球大勢所趨,地區安全事務應由地區國家平等參與、共同決定。地區安全架構建設事關地區國家的共同利益,需要各方積極參與,作出力所能及的貢獻。亞太是大國利益集中、互動頻繁的地區,大國應共同推動完善地區安全架構,更有效地應對日趨複雜的安全挑戰。有關雙邊軍事同盟應增加透明度,避免對抗性,為地區和平穩定發揮建設性作用。

  第三,未來的地區安全架構應建立在共識基礎之上。地區安全架構構建是長期漸進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各國應繼續加強對話合作,在不斷積累共識的基礎上穩步推進地區安全架構建設。當前,應繼續以非傳統安全合作領域為重點,從易到難,由淺入深,積累互信,逐步為構建地區安全架構夯實基礎。

  第四,未來的地區安全架構應與地區經濟架構建設協調推進。安全與發展聯繫緊密,相輔相成。安全架構和經濟架構作為整個地區架構的主要組成部分,應統籌考慮,同步推進,相互促進。一方面,通過不斷完善安全架構,確保經濟發展所需要的和平穩定環境。另一方面,通過加快推進區域經濟一體化,為安全架構建設提供穩固的經濟社會支撐。

   1 2 3 4 下一頁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