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信息繭房” 壓實媒體擔當

2017年01月26日 09:54:12 來源: 人民日報
  【列印】 【糾錯】

    不是令受眾“作繭自縛”,而是在博雜的信息叢林中抽絲剝繭、去蕪存菁,這始終是媒體不可或缺的義務,理應成為媒體堅守信念、勇敢擔當的積極作為。

    微信朋友圈被“刷屏”了,可能是個大新聞,也可能只是一場公司年會,這是“圈子”營造的氛圍。瀏覽新聞時,偶爾點開一則內容,不知不覺就開始被源源不斷地推送,這是“演算法”構造的導向。這是一個信息爆炸的時代,但對於接收的個體來説,也可能是被雷同的信息反覆轟炸;身處獲取資訊空前迅捷的社會環境,視野和心態一定能隨之開闊嗎?不可一概而論。

    淺閱讀、碎片化成為人們習以為常的一種生活狀態。用“生活狀態”來形容,是因為移動和社交這兩個關鍵詞已經成為比比皆是的“場景”,對人們日常行為乃至意識的影響和塑造,猶如水流滲入土壤,改變既無處不在,又潤物無聲;又好像春蠶作繭,日積月累中,自我形成了一種信息場域。

    “信息繭房”的概念即由此而來。由技術驅動的巨量信息使人如同置身海洋,由此造成的選擇困難,令受眾更容易從自身興趣出發去取捨,機器演算法則強化了這種令受眾心理上“更舒服”的選擇路徑。同時,當大量信息由“圈子”交流,無形中造成的一種趨同性群體壓力,也會帶來心理上的“沉默螺旋”效應——當個人的意見與其所屬群體或周圍環境的觀念發生背離時,很多人會放棄自己的看法,逐漸變得沉默。雖然這一概念在上世紀70年代就已提出,但在互聯網成為主流傳播介質的時代,卻更有現實意義。

    當個體獲取信息、交流觀點更多從圈子出發,由演算法推送,久而久之,就好像將自己包攏在一個個“信息繭房”之中,逐漸窄化且內向,最終的結果也許和技術進步的初衷大相徑庭——與信息匱乏時代相比,我們獲取信息的範圍大幅延展,手段不斷豐富,但人們彼此之間、與社會之間的溝通,未見得更為順暢和有效。由此産生的悖論,也許正體現了技術是把“雙刃劍”的特質。

    基於開放、共用、包容、創新等理念而被定義的互聯網精神,如果孕育了“信息繭房”這樣的傳播現象,就不能不思考技術與人性之間的良性互動是否一定自然達成。如果以用戶為中心,內容傳遞“定制化”,“個人日報”的模式日漸盛行,個體心態和狀態卻與大眾、社會之間呈現分離且彼此孤立的態勢,就不能不思考傳播平臺與媒介責任的關係。個人對信息的認知和判斷,應當建構在社會普遍認同的價值觀之上,並能積極融合互動,技術為社會進步、大眾生活帶來的紅利,才能充分展現正能量的一面。

    從這個角度看媒體融合的趨勢與模式,不難發現,傳統媒體的核心價值實際從未被真正消解。在更深層面上,“傳統媒體”不僅代表一種媒體形態,更意味著一種媒體精神、價值取向。

    媒體作為時代瞭望者、社會守望者的職責和角色,在當下尤需強化。公眾的媒體素養直接關係著社會主流價值觀的塑造,這不是憑空而來,更不會隨著演算法盛行而自然提升。不是令受眾“作繭自縛”,而是在博雜的信息叢林中抽絲剝繭、去蕪存菁,這始終是媒體不可或缺的義務,理應成為媒體堅守信念、勇敢擔當的積極作為。(張音)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