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運用大數據將城市管理內容繡出活地圖

2017年09月22日 12:15:32 來源: 人民日報
  【列印】 【糾錯】

    核心閱讀

    城市管理如何才能像繡花一樣精細?上海給出了自己的方案:將城市管理範圍劃分為2000多個邊界清晰的網格,做成一張網格“電子地圖”;在地圖的基礎上,疊加設施、交通、環保、綠化等部件,匹配環衛、突發、市場、治安等事件,將整個城市納入實時、動態的網格化管理。如此一來,應對突發事件、進行專項管理、打通日常監管,在數據整合進程中就可以得到有條不紊的處理。

    常住人口超過2400萬,上海躋身世界級超大城市前列。如何在城市管理中做到“繡花”般精細?經過多年探索,上海智慧地運用大數據,將城市管理內容不斷“繡”進一張“電子地圖”,人機聯手,使管理漸入佳境。

    城市信息,一目了然

    日前,在上海松江網格化綜合管理中心,值班的指揮處置科科長王豐友按例進行視頻巡查。突然,一些畫面讓他警覺起來:軌交九號線佘山站外人群增多,“明顯出現客流滯留現象,一定是九號線出問題了”。

    他立刻打電話給佘山站站長了解情況,得到“電路故障,九亭站至松江新城站全線停運”的答覆。

    “我們立即向區政府、區總值班室、區新聞辦報告。”與此同時,中心立即在城市網格地圖上調出視頻監控畫面,發現因正值上班高峰,停運各站點均出現大量人員滯留。

    中心立刻啟動應急預案,“區應急辦、中心主要領導也立即趕到中心指揮大廳駐守,指揮協調大客流應急疏散工作。”王豐友説。

    4小時後,九號線恢復運作。此時,松江區交通委已調撥153輛公交車,運作346班次,加上泗涇鎮調撥41輛社會短駁車,共疏散人員超過1.8萬人次;區公安分局出動警力220余名、交通志願者150余名,各屬地政府、網格中心出動650余人到各站點維持秩序;區衛計委出動救護車3輛次到現場待命。“由於應急有力、疏導及時,切實保障了滯留乘客的通行安全。”王豐友很欣慰。

    “這場突發事件的‘大考’能如此平穩通過,得益於上海不斷深化的一張‘電子地圖’。”上海住建委城市管理處處長張永剛表示。

    這張“電子地圖”是以城市地理信息系統為基礎,以城市網格化地圖為底版,多種圖層疊加其上,好比以網格化地圖為基本花樣,將與城市管理相關的信息都“繡”入其中。“這個‘電子地圖’是儲存于電腦裏的向量數據,不是死板圖畫,而是不斷變化的‘活’地圖,每個圖層、圖層裏的每個點位,都是背景信息、實時情況、視頻圖像等大量相關數據。”上海市城鄉建設和交通發展研究院院長袁鋼解釋道。

    在徐匯區城市網格化綜合管理中心,副主任盧義耀打開大螢幕上的人流“電子地圖”,全區實時人員流動情況一目了然。盧義耀説,監控中一旦出現某個區域人流過密,就可以啟動應急預案,確保百姓和城市安全。

    整治違建,按圖索驥

    上海近來大力整治“五違四必”,一些多年的“硬骨頭”被“啃”下。“我們有一張‘電子地圖’,所有的無證建築都明明白白標示在上面,難逃法眼。”上海住建委城管處副處長王明強頗感自豪。

    上海整治違章建築已有年頭,但過去只能依賴街鎮、各區上報,“‘硬骨頭’難啃,就先不報,挑‘軟柿子’捏出一些成績,市裏也只能認了。”王明強説。

    2015年3月,上海市拆違辦啟動無證建築普查試點,摸清底數。

    一開始只能用“笨辦法”,在網格化地圖上,把向相關職能部門要來的地圖一層層疊加上去,包括無證建築、生活垃圾、舊區改造、綜合治理、無序設攤、消防隱患,以及12345市民服務熱線和12319城建服務熱線的投訴熱點。“圖層一疊加,就非常容易發現問題。”王明強説,通常生活垃圾超量、綜合治理事件多、無序設攤現象亂、消防隱患層出不窮的地方,都是違章建築高發區域。

    “我們還購買服務,讓第三方企業不斷到這些重點區域現場查看、拍照、攝像,掌握第一手資料。”有了這一依據,“街鎮自查、區縣抽查、市級抽查”三級數據核查機制就能真切落地。“現在我們對全市的無證建築底數一清二楚,這在全國都是少見的。”

    在上海城市發展信息中心,主任劉賢明打開“電子地圖”:“顏色越紅,違章建築密度越高。通常紅色和橙色區域,我們會重點關注。”

    掌握問題,是為了解決問題。依託這張無證建築“電子地圖”,上海市住建委推出了“消項式管理”,“一個違章建築被拔掉,就在地圖消除這個項目,改造後的點位、資料、圖像等均被‘鎖定’,作為今後管理的基礎模板,一旦發現有搭建等異常現象,立刻啟動處置程式。”劉賢明説著,在“電子地圖”上點開已消項點位“奉賢褚家港”,區域面積、背景資料一目了然,原來兩岸違章搭建密布,極其臟亂差,如今違建拆平,環境整潔有序,前後反差極大。再打開一段航拍視頻,陽光下河水旖旎、岸邊綠植漸多。

    “在網格地圖上可以疊加非常多的專業圖層,我們已做過不少專項,如軌道交通客流、夜間停車情況、道路照明等調查,通過這些疊加的‘電子地圖’,城市管理越來越精細。”劉賢明説。

    日常巡查,心中有數

    網格化監督員韓成成巡查經過龍耀路隧道口時,發現有一根水泥立桿矗立路旁。他趕緊打開手機裏的“城管通”,拍照、描述、上報,手機根據GPS自動生成定位。

    幾乎同時,徐匯區網格化綜合管理中心大螢幕的“電子地圖”上,相應點位開始閃爍綠點。點擊進去,圖片、文字描述清清楚楚。“這種立桿應該是廢棄了,相關部門沒有及時移除。立桿沒有任何支撐,風吹雨打,一旦倒下來,危及老百姓的生命與財産安全。”盧義耀説道。

    根據巡查員上報及居民投訴,徐匯區發現這樣的廢棄立桿還有不少。全區進行普查,共發現140多根,區裏和街道綜合整治,已拔除113根。

    上海將城市管理範圍劃分為2000多個邊界清晰的網格,做成一張網格“電子地圖”,並把公共設施、道路交通、環衛環保、園林綠化、其他設施等五大類87種1202萬餘個部件,全部標記在地圖上,同時將環衛市容、設施管理、突發事件、街面秩序、市場監管、小區管理、農村管理和街面治安等八大類57種事件納入網格化管理中。“這些都是韓成成這樣的監督員要巡查的內容。”盧義耀一邊説,一邊打開韓成成的運動軌跡,一天多則30多公里,少則10多公里。這是根據GPS定位系統制定的後臺管理系統,“發現監督員巡查的薄弱區域,就加大督促力度,以確保城市管理在我們的眼皮底下。”

    2015年以來,上海還將城市網格化綜合管理延伸至村居層面,實現“兩級政府、三級管理”體系。“村居工作站是街鎮管理中心的延伸終端,既是一個信息輸入端口,也可以處置一些簡單的自迴圈案件。”張永剛解釋道。

    “將上海的城市管理信息全部轉換成大數據,整合在‘電子地圖’上,這是一項極其複雜且繁重的工作,我們還只是剛剛起步。”袁鋼表示,接下來,上海不僅要在城市管理中大力推進數據整合進程,更要善用大數據,通過分析研究,尋找城市精準管理的“靶心”。(記者 孫小靜)

原標題:上海 大數據繡出活地圖(民生調查·聚焦城市精細化管理)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