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君|一份用生命珍藏的信仰

2018年07月06日 11:56:56 來源: 中國青年網
  【列印】 【糾錯】

    2017年10月31日,習近平總書記帶領中央政治局常委赴上海瞻仰中共一大會址。在參觀過程中,一本1920年9月版的《共産黨宣言》中文譯本尤其引人注目,總書記在此駐足,仔細端詳許久。    

    2017年10月31日,習近平總書記帶領中央政治局常委們赴上海瞻仰中共一大會址、赴浙江嘉興瞻仰復建的南湖紅船。圖片來自“學習小組”微信公號

    在得知這本珍貴的革命文物是由一位共産黨員的父親藏在兒子的衣冠冢裏才得以保存時,習近平總書記連稱很珍貴,叮囑説:“這些文物是歷史的見證,要保存好、利用好”,繼而問起了那位共産黨員的故事。

   下面,檔案君就來講講這位傳奇的共産黨員和他父親的故事。

    假合葬 大文章

    1928年,冬。寧波,霞浦鎮。

    靠種田兼做廚師為生的張爵謙從長山崗上下來,神色哀戚。他剛把自己兒子靜泉和兒媳顧玉娥合葬在一起。

    同鄉們紛紛感嘆:老張家沒福氣啊。前幾年,靜泉的媳婦沒了,連個子嗣都沒留下。如今,靜泉長年漂泊在外,沒想到而立之年也沒了。老張白髮人送黑髮人,可憐呀。

    但是,慨嘆人生無常的鄉親們並不知道,合葬墓裏,張靜泉的棺材是空的。

張靜泉故居。圖片來自浙江新聞網

    夜深人靜,張爵謙輾轉反側,在心裏反覆念叨著兒子靜泉:你託付的事情,爹幫你辦好了。爹等著你回來!

    年紀輕 大作為

    張靜泉,譜名守和,又名張人亞——“人亞”是他參加革命組織後自己改的名字。

張靜泉。圖片來自中央檔案館

    張靜泉出生於寧波市鎮海縣霞浦張家祠堂後面的一個宅院內,是家裏七個孩子裏唯一讀過中學的。那時,他家裏並不富裕,但為了讓孩子有出息,老父親還是咬了咬牙,克服困難送兒子去了鎮海讀書。

    1913年,15歲的張靜泉為了分擔家累,輟學到上海一家金舖當學徒,但當時金店銀樓業工人的月收入遠低於上海的平均工資,生活十分艱難。

    為爭取更好的待遇,舖頭上僅有的知識分子張靜泉挺身而出帶領工人與資本家談判,並且大獲成功。這使得張靜泉在上海聲名遠揚,進而引起了早期中共組織的注意。

    1921年,張靜泉加入中國共産主義青年團,隨即加入了中國共産黨,成為了上海最早的幾個工人黨員之一,他也是第一位寧波籍的黨員。

    小紙包 大秘密

    1922年7月,中國共産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在上海秘密舉行。大會制定了黨的最高綱領和最低綱領,通過了第一部《中國共産黨章程》和一系列重要決議案。

    會後,黨中央印了一批小冊子,把黨章、決議等共計十個文件印在冊子上發給黨員。張靜泉也拿到了一本。

中共二大黨章(中央檔案館提供)

    1924年10月,張靜泉奉調赴蘇,進入莫斯科東方大學學習。他白天上課學習,晚上站崗放哨,週末參加義務勞動。學習過程中,他接觸到了一些革命領袖的著作如《資本論》《國家與革命》等,他對這些書籍愛不釋手、一讀再讀。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後,白色恐怖籠罩著上海。一個人身上若被搜出與共産黨有關的文件,便會引來殺身之禍。

    時任中共中央秘書處內部交通科科長的張靜泉,平素喜歡看書,有意識地保留了黨的文件和馬克思主義書刊等重要物品,面對隨時可能使其身份暴露的心愛之物,張靜泉實在無法下手將其焚燬,可上海又沒有地方放置。思忖再三,1928年冬天的一個午後,張靜泉冒著巨大風險,把一批資料悄悄“偷渡”出了上海,託付給了寧波老家的父親張爵謙。

《中國共産黨第三次全國大會決議案及宣言》的封面與內頁印章上,印有“張靜泉[人亞]同志秘藏”字樣

    張爵謙搞明白狀況後立馬就緊張了起來,問兒子該把這些“違禁品”藏到哪兒去。可張靜泉行色匆匆,只告訴父親“到時再説”。

    那時的老父親未曾想到,年輕的兒子早已是大刀闊斧整頓隊伍、數次順利完成護送中央領導人任務的“老江湖”。張靜泉的“交通科”負責內部秘密聯絡溝通,更是責任重大,他一刻也不在家中多留,趁著夜色匆匆返回了上海。

    兒子甩下“燙手山芋”走了,可老張睡不著了。幾番忖度,他終於想出一計。

    幾天后,鄰居們得知:老張的二子靜泉長期在外不歸,毫無音信,怕是已經死了。

    滿腹心事的父親在霞浦鎮東面的長山崗上為兒子兒媳修了一座合葬墓穴。謹慎的張爵謙甚至沒敢將兒子的全名刻于碑上,只刻了“泉張公墓”。

張靜泉衣冠冢的墓碑。圖片來自黨建網   

    説是夫妻合葬墓,實際上,張靜泉那一側是空棺,裏面放的正是那些材料!

    入殮前,老人家用油紙把兒子千辛萬苦從上海帶回來的黨的珍貴資料精心包好,悄悄地藏在了棺材裏面。兒子的秘密就這樣被塵封進了塵泥裏,靜待開啟。

    遂兒願 大貢獻

    老父親一人苦守著重大的秘密,苦等著兒子回來,等著聽他怎麼説。

    但那晚匆匆一別,靜泉就再沒回來過。

    五年,十年,十五年,二十年……

    直到新中國成立,張靜泉也再沒回來。

    老父親深感自己已時日無多,心焦不已,就叫三兒子靜茂在《解放日報》連登了幾期尋人啟事。可無人回應。

張靜茂刊登的“尋人啟事”。圖片來自黨建網

    1950年了,全國都已基本解放了,二子靜泉依舊杳無音信。

    張爵謙老人有些不安:靜泉可能真的沒了。

    既然靜泉可能再沒機會把珍貴的資料交給共産黨了,那自己有生之年一定幫兒子完成這個任務!

    張爵謙挖開墓穴、打開棺蓋,這批黨的文件和馬克思主義書刊終於在20多年後“重見天日”。

    老人親手將這批珍貴的資料取了出來,叫三兒子靜茂把一張在房間裏挂了近三十年的“上海金銀業工人俱樂部成立大會”的照片摘了下來,一起帶到上海交還給共産黨。

    1952年7月初,張靜茂將部分文件、書報捐給了上海工人運動史料委員會。

    1955年,老父親張爵謙去世。老人走得無憾卻又抱憾。無憾的是,他兌現了對兒子的承諾,妥善保管了極為重要的黨史資料並完璧歸趙。遺憾的是,自1928年一別,27載,兒子杳無音信,生死未卜。

    1959年,張靜茂又把其餘文物捐給上海革命歷史紀念館籌備處(中共一大會址紀念館前身)。國家給張靜茂報酬以表感謝,他卻分文未取。

    張靜泉生前保護下來的革命文物共有26件之多,其中16件為一級文物被中央檔案館、國家博物館收藏。在這16件一級文物中,那本1922年僅刊印了200本的黨章赫然在列,還有一本《共産黨宣言》,是我國現存最早的中譯本之一。

    途病亡 大無畏

    那麼,張靜泉後來到底怎樣了?

    1929年7月,張靜泉受命在蕪湖等地秘密從事為黨中央籌集活動經費的工作。

    1931年11月,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成立,張靜泉離開蕪湖,前往瑞金。在中央蘇區,張靜泉先擔任中央工農檢察委員會委員,成為中共一大代表何叔衡的副手。1932年6月,他又擔任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出版局局長,兼發行部部長,繼續代理印刷局局長,出版、印刷與發行了一大批蘇區急需的政治、軍事、經濟、文教等方面的書籍。

    環境危險、條件艱苦、精神緊張、工作繁重,張靜泉積勞成疾。

    1932年12月23日,張靜泉帶病從瑞金赴福建長汀檢查工作,兩地相距近百里,中間有好幾座高山,他病弱的身體早已無法負擔長途跋涉,最終於途中憾然離世,時年34歲。當時環境惡劣,通訊不暢,殉職後的張靜泉埋在何處,時至今日仍不得而知。

    1933年1月7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機關報《紅色中華》報上發表了悼念張靜泉的文章《追悼張人亞同志》。這是臨時中央政府第一次在機關報上專門發文悼念逝去的同志。悼文説張靜泉的犧牲“是我們革命的損失,尤其是在粉碎敵人大舉進攻中徒然失掉了一個最勇敢堅決的革命戰士”。

1933年1月7日《紅色中華》報刊發《追悼張人亞同志》,圖片來自黨建網

    直到2005年,張家的親屬與後輩們才憑藉這份報紙得知張靜泉後來的下落。

    此時,距張爵謙老人離世,已過去了整整五十年;距張靜泉離世,也已過去了七十三年。

    那一座空墳,密藏了中國共産黨歷史進程的寶貴財富;這一段故事,封藏了一位共産黨員的一片赤誠。

    我們無法忘記,在危急關頭,張靜泉首先保全的是黨的文件和馬克思主義書刊,他用生命將信仰珍藏,他用信仰捍衛著共産黨的永不熄滅的紅色火焰。  (整理:檔案君)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