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的故事|鐘海鋒:海上“拆彈專家”

2018年08月20日 16:49:54 來源: 中國青年網
  【列印】 【糾錯】

    忙碌的深圳寶安港口,鐘海鋒正在指揮水上作業,他手持對講機,用一口粵式普通話指揮不遠處的船隻。6月的深圳已有35℃,空氣濕度高達70%,炎熱又潮濕,鐘隊長依舊身著白色一體工作服。這位常年奮戰在一線的救撈隊長,不善言談,聊到自己的海上救援打撈事跡,總是反覆強調自己“就是普通人”。

    鐘海鋒是廣州打撈局高級潛水員。28年間,救人和打撈工作佈滿了他的職業履歷。在他的手中,命懸一線的生命重獲生機,千噸級的沉船重見天日。

    “救人必須爭分奪秒”

    2017年11月27日早上8點,鐘海鋒接到應急救援電話:當天淩晨3點左右,兩艘5000多噸的貨輪在珠江口伶仃航道發生碰撞。其中,“錦澤”輪沉沒,12名船員下落不明。

    接到任務,鐘海鋒立即組織廣州打撈局應急分隊直奔出事地點,進行水下搜尋。11月28日下午,在經過36個小時的連續搜尋後,一名潛水員發現沉船貨艙裏還有6名倖存者。

    “如果船中氧氣耗盡,生死就在一瞬間。”鐘海鋒明白,時間就意味著生命,救人必須爭分奪秒。為了以最高效率將人救出,本在水面擔任指揮員的鐘海鋒,立即決定親自下水。

鐘海鋒正通過潛水電話指揮潛水員作業。詹欣金 攝

    進入艙室後,鐘海鋒發現被困人員的狀態不容樂觀。問題來自兩方面:一方面,倖存者經歷了從絕望到希望的巨大心理變化,這種過山車般的情緒變化,不利於後續救援活動的進行;另一方面,鐘海鋒發現,倖存者都不會使用水肺系統。

    有限的時間內,鐘海鋒一面不間斷安撫倖存者,告知外部信息,讓倖存者恢復平穩的心態;另一面,鐘海鋒囑咐被困人員聽指揮,耐心指導他們用水肺系統呼吸。

    營救工作準備妥當,鐘海鋒開始帶著第一名倖存者逃離沉船。一切都很順利,但就在剛剛浮出水面時,這名倖存者開始在水中掙扎亂蹬。“他可能急於脫險,不聽我的指揮。”鐘海鋒分析。

    為了不讓這名倖存者二次遇險,鐘海鋒只能以更大的力氣將他控制住。角力間,鐘海鋒腰部舊疾發作,疼痛難忍。

    上岸後,大家勸他別再下去了,換人執行這項任務吧!可是他搖搖頭:這麼複雜的環境,別人沒把握!忍著劇痛,他再次下潛。“我最熟悉水下情況,救人必須爭分奪秒,生死之間容不得半點差錯和意外,下面被困的可是活生生的人啊!”

    30分鐘內,鐘海鋒又接連將2名倖存者帶出沉船。待救援行動結束上岸時,鐘海鋒已疼得直不起身。

    面對工作,他認真嚴謹;面對家人,他總是三緘其口。母親和妻子每每問起工作細節,鐘海鋒總是一語帶過,從不提工作中的風險與困難。

    “讓家人少知道一點,他們就少擔心一點。”鐘海鋒説。

救援行動結束後,鐘海鋒已被舊疾痛得直不起腰。詹欣金 攝

    “選擇了這份工作,就要用心做好”

    2017年8月,一艘載有石腦油的貨輪途經珠江口時受強颱風襲擊高位擱淺,船上裝載的石腦油有泄漏現象。

    石腦油密度低、易燃,不能用明火,即使只是抽油泵發熱超過220度,也會引起石腦油燃燒或蒸氣爆炸。此時,擱淺船隻已變成航道上的一枚“毒彈”。

    眼看石腦油污染範圍增大,鐘海鋒心急如焚:“必須抓緊控制污染範圍,摘掉這枚‘毒彈’。”

    但是熟悉石腦油的人都知道,這種油對皮膚和呼吸道刺激非常強烈。“我上!”沒有猶豫,鐘海峰第一個下水,探摸擱淺船隻破損情況,取得寶貴的第一手資料。根據掌握的水下信息和石腦油的特點,鐘海鋒結合自身經驗設計出解決辦法:將氮氣注入儲油艙,減少油艙氧氣濃度,從而防止石腦油爆炸,同時,他指揮隊員用大功率液壓卸油泵抽油。

    “卸油過程可以説是小心翼翼。一旦操作不當,石腦油蒸氣與空氣形成爆炸性混合物發生燃燒或爆炸,不僅這片航道遭殃,所有救撈人員都面臨生命危險。”回想起當時的救撈過程,鐘海鋒仍心有餘悸。

    最終,在鐘海鋒的帶領下,救撈隊將貨輪中的1500噸石腦油、40噸重油、20噸輕油卸載過駁,成功摘除了珠江口一顆“毒彈”!

    “遇到危險不害怕是假的,選擇了這份工作,就要用心做好。”鐘海鋒口中的“用心”並非説説而已,他在專業技能上花心思、下苦功,率先掌握了水下濕法焊接、氣割等多種專業技能,更在與救撈工作相關的海洋氣象及工程力學原理等領域勤學不輟。

    技多不壓身,這些知識技能使鐘海鋒在多項救撈工作中發揮了關鍵作用。

    夏長輪、方舟6輪、海邦達199、粵福隆328……一艘艘輪船在鐘海鋒指揮下被成功打撈,保障了航道通暢。

鐘海鋒指揮作業。張潼 攝

    外練救撈技藝,內修奉獻精神

    今年是鐘海鋒從事救撈工作的第28年。從曾經的新人到今天的“老師傅”,鐘海鋒已是廣州打撈局的一個標桿。隨著年齡的增長,鐘海鋒開始琢磨救撈隊伍的新老傳承問題。

    近年來,由於打撈一線施工人員結構老化,必須培養一批新生力量,才能確保打撈事業可持續發展。為此,鐘海鋒將不少精力放在培養青年救撈人才上。“就像匠人一樣,我們也採取‘傳幫帶’的方式,一位師父帶一位學生。”鐘海鋒説。

    為了讓新人在實踐中獲得成長,鐘海鋒總是手把手親自教學。每次遇到複雜繁重的潛水任務,鐘海鋒總是第一個下水摸排水下情況,確定救撈方案,再帶領年輕潛水員按計劃執行救撈任務。怎麼做才能避免危險、怎麼做能讓打撈工作更有效率……鐘海鋒言傳身教,將自身經驗傾囊相授。

    一次海上施工,需要潛水尋找放入的鋼管。隊員鐘佛軍在水下連續摸找了一個小時,仍舊一無所獲。通過水下電話,焦急的鐘佛軍跟岸上的鐘海鋒告知了情況。鐘海鋒立刻下水摸找鋼管,不到十分鐘,就成功找到目標。

    上岸後,鐘海鋒立刻跟青年隊員講起自己的經驗:鋼管入水後,並非垂直落入水下位置,很可能隨著水的浮力順流飄走一段距離。如果只在原地找,很可能一無所獲。

    “剛走上工作崗位,我們這些‘年輕仔’很多實踐內容都不懂。鐘隊長經驗豐富,耐心手把手教我們,是我們的榜樣。”鐘佛軍説。

鐘海鋒(左)與鐘佛軍(右)在2017年感動交通十大年度人物頒獎現場。本人供圖

    外練救撈技藝,內修奉獻精神。28年的救撈生涯,鐘海鋒將“把生的希望送給別人,把死的危險留給自己”的救撈精神牢記心間。如今,這種精神正從他身上傳遞給更多年輕潛水員。

    在他的帶領之下,一批又一批優秀潛水骨幹脫穎而出,為中國救撈事業源源不斷輸送著新鮮血液。他們是海上的“拆彈專家”,是一個個水下的精靈,以精湛的救撈技術堅守崗位,捍衛生命。

    低調的性格是他的鮮明個性,這位曾獲救撈功臣、全國五一勞動獎章、2017感動交通十大人物、2018 IMO海上特別勇敢獎等榮譽的潛水隊長帶領隊員出生入死救人,移除危險沉船,保一方航道通暢。正如鐘海鋒自己所説:“一下水就只想著工作了。”(記者 張潼)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