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官司怎麼打——記者探訪北京互聯網法院

2018年09月10日 14:57:12 來源: 光明日報
  【列印】 【糾錯】

    9月9日,北京互聯網法院在京掛牌成立。這是繼2017年8月杭州互聯網法院成立後,全國第二家互聯網法院。北京互聯網法院審判運作模式與傳統法院有何不同、網上官司怎麼打?記者帶著這些問題,走進位於北京豐臺科技園區的北京互聯網法院。

    一個螢幕聯結法官和當事人

    “請原告發表起訴意見,明確訴訟請求。”

    “請求法官判令:一,立即停止侵權;二,被告賠償我經濟損失費用1萬元。”

    “請被告發表答辯意見。”

    …………

    在工作人員引導下,記者走進北京互聯網法院的網絡法庭,法官朱閣正在模擬審理一起著作權侵權案件。記者看到,在法官席正前方的三塊顯示屏上,分別展示法官及原被告雙方畫面。朱閣給記者演示了語音識別、證據展示、電子簽名三項技術在法庭的應用。

    “一個螢幕聯結了法官和當事人。原被告通過電腦終端或手機就可以參加庭審。”朱閣介紹説,網絡法庭不再設書記員席,而是採用語音識別系統實時進行庭審記錄,語音識別精準度高達98%。在法官螢幕上,上述著作權侵權案件原告提供的著作權登記證書、一張照片電子底片,清晰地展現了電子證據;庭審筆錄結束,原被告雙方可以通過掃描螢幕下方的二維碼,簽署自己的姓名。

    據北京互聯網法院黨組書記、院長張雯介紹,在審理方式上,法院以“網上案件網上審理”為原則,當事人不需要到法院就可以實現起訴、調解、立案、送達、庭審、宣判、執行等全部或部分訴訟環節的網絡化辦理。對當事人不同意進行線上審理或經法院審查不適合線上審理的案件,可以採用線下審理和線上審理相結合的方式。

    從受案範圍看,北京互聯網法院集中管轄北京市轄區內應當由基層人民法院受理的第一審特定類型互聯網案件,具體細化為11類,包括互聯網購物合同糾紛;互聯網服務合同糾紛;互聯網金融借款、小額借款合同糾紛;互聯網著作權權屬糾紛;互聯網著作權侵權糾紛;互聯網域名糾紛;互聯網侵權責任糾紛;互聯網購物産品責任糾紛;檢察機關提起的互聯網公益訴訟案件;因對互聯網進行行政管理引發的行政糾紛;上級人民法院指定管轄的其他互聯網民事、行政案件等。

    “在上訴機制上,對北京互聯網法院作出的判決、裁定提起上訴的案件,由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審理,但互聯網著作權權屬糾紛和侵權糾紛、互聯網域名糾紛的上訴案件,由北京知識産權法院審理。”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黨組成員、副院長安鳳德介紹説。

    訴狀、訴訟風險報告、執行風險報告,均可自動生成

    網上訴訟,對大多數人來説還是新鮮事。起訴、調解、立案、送達、庭審、宣判、執行、上訴等環節都能實現網絡辦理,但具體怎麼操作、如何實現?很多人還不清楚。

    為此,記者跟隨法院工作人員做了一次現場體驗。

    在一樓大廳閘機入口處,有人臉識別、身份認證、選擇來院事由以及排隊取號四項功能。只見工作人員在閘機處出示身份證,點擊“來院事由”進行選擇後,便生成一張帶有二維碼和數字號碼的憑條。二維碼可以打開儲物櫃儲物,數字號碼則是辦理事項的排號順序。

    在一樓西北側的立案訴服區,大螢幕上正在播放《在互聯網法院,如何打官司》的視頻。記者看到,四台連接互聯網的電腦靠墻一字排列,當事人通過電腦可以進入電子訴訟平臺,進行自助線上立案。

    在立案訴服區,還有訴狀輔助生成、訴訟風險評估、執行風險評估三個平臺。法官張倩舉例説,比如,在訴訟風險評估智慧平臺,選擇“網絡購物合同糾紛”,按照自己要經歷的訴訟相關情況,進行互動式答題,選擇、提交問卷後,會自動生成訴訟風險的報告,報告後面還會推送類似案件的民事生效裁判文書。獲取報告,既可以通過現場列印,也可以微信掃描平臺的二維碼,將所有電子信息發送到手機上。

    如果當事人不會寫訴狀怎麼辦?通過訴狀輔助生成智慧平臺,當事人選擇相關選項後,會得到一份標準的起訴狀。“如當事人在立案過程中遇到疑問,在立案訴服區導訴臺的工作人員和志願者會及時提供幫助。”法官張倩説。

    北京互聯網法院還打造了專門區域,讓當事人和人民群眾直觀感知互聯網法院的全新訴訟模式。該區域分為立案e點通、多元調解亭、網絡調解室、在線審判全景演示簡介、網絡法庭、科技之窗、智慧執行、電子留言區八大模組。其中,網絡調解室、網絡法庭均採用電子調光玻璃,可供法官和調解員實際使用。

    “當這些法庭和調解室用於庭審或調解時,法官或調解員可以通過遙控器調整玻璃狀態,使之呈霧化狀態,避免其工作受外界干擾。當閒置時,玻璃可被調至透明狀態,方便公眾了解和體驗。”朱閣説。

    增設互聯網法院是大勢所趨

    近年來,隨著互聯網産業的發展,涉互聯網糾紛案件數量與日俱增,傳統的訴訟規則和審理機制已經不能滿足人民群眾的司法需求。

    2018年7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三次會議審議通過《關於增設北京互聯網法院、廣州互聯網法院的方案》。安鳳德表示,北京互聯網法院嚴格按照中央司法體制改革精神,在案件管轄、上訴機制、機構設置、人員配備、審理方式、平臺搭建等方面充分體現改革的創新性與先進性。

    “增設互聯網法院是大勢所趨。北京設立互聯網法院的條件較為成熟,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即互聯網産業發達、涉網案件較多、技術條件具備、人才儲備充分。”安鳳德表示。

    據介紹,近年來,北京法院審理了全國首例網絡虛擬財産糾紛案、全國首例淘寶網店分割案等一批新型、疑難、複雜互聯網案件,積累了大量優秀審判人才。同時,北京法院在網上立案、集中送達、在線調解、遠端庭審、數字法庭建設等方面都取得良好實效,在互聯網審判領域創造了一些新穎典型模式。

    同時,北京作為中國互聯網發展第一方陣的重要一員,近年來,互聯網案件數量不斷增長。2017年,僅全市法院受理的互聯網購物、服務合同等9類互聯網案件就有45382件,2018年1月至8月審理以上案由案件37631件,同比上升24.4%。

    從杭州互聯網法院運作情況來看,通過集中管轄互聯網案件、完善配套機制建設,確實提高了審判的質效,有利於規範促進當地互聯網産業發展。截至2018年8月底,杭州互聯網法院共受理互聯網案件12103件,審結10646件,線上庭審平均用時28分鐘,平均審理期限41天,比傳統審理模式分別節約時間3/5、1/2,一審服判息訴率98.59%。

    據介紹,北京互聯網法院現有員額法官38名,整體體現出年紀輕、學歷高、專業強的三大特點。員額法官平均年齡40歲,研究生以上學歷佔比75.7%,平均審判年限10年。(記者 王昊魁 龔亮)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