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智慧網聯汽車 我國汽車行業增速的“第二引擎”

2019年01月23日 12:05:52 來源: 科技日報
  【列印】 【糾錯】

圖片來源於網絡

    無人駕駛技術,令人嚮往又充滿擔憂。

    在一些時刻,人們會對無人駕駛技術感到興奮和期待,因為這種技術的核心是要用穩定、精確的機器取代人類司機,有一天無人駕駛有可能會讓各種危險駕駛因素消失。然而有的時候,人們卻又對無人駕駛技術感到恐懼,因為將尚不成熟的技術用在公共道路上的確會讓人感到緊張。無人駕駛汽車何時得到長足的發展,何時能做好上路的準備?

    近日,工業和信息化部印發了《車聯網(智慧網聯汽車)産業發展行動計劃》(以下簡稱《行動計劃》),引發廣泛關注。《行動計劃》提出到2020年,實現車聯網(智慧網聯汽車)産業跨行業融合取得突破,目前我國車聯網發展的壁壘有哪些?《行動計劃》中特別提出,要加快智慧網聯汽車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核心技術有哪些?《行動計劃》中有哪些具體支持措施?針對這些熱點問題,記者採訪了相關業內專家。

    發展車聯網是我國彎道超車好機會

    什麼是智慧網聯汽車?

    清華大學智慧網聯汽車與交通研究中心主任李克強説,智慧網聯汽車,是指車聯網與智慧車的有機聯合,是搭載先進的車載感測器、控制器、執行器等裝置,並融合現代通信與網絡技術,實現車與人、路、雲端等智慧信息交換共用,具備複雜環境感知、智慧決策、協同控制等功能,可實現“安全、舒適、節能、高效”行駛,並最終可替代人工操作的新一代汽車,又稱為智慧汽車、無人駕駛汽車、自動駕駛汽車。

    “在傳統汽車發展領域,中國遠遠落後於西方,在短期內趕超是不可能的。但在新能源汽車方面,中國新能源汽車面臨的一大機會就是在智慧技術上,起步幾乎是與西方同步的。因此,發展智慧聯網汽車是中國車企實現彎道超車的一大機會。而中國的智慧科技發展速度又非常快,在語音識別等技術方面,已經達到世界一流水準,這對中國車企來説,是非常重要的機會。”天津社會科學院産業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許愛萍説。

    為進一步促進産業持續健康發展,《行動計劃》提出,分階段實現車聯網産業高品質發展的目標。第一階段,到2020年,將實現車聯網(智慧網聯汽車)産業跨行業融合取得突破,具備高級別自動駕駛功能的智慧網聯汽車實現特定場景規模應用,車聯網用戶滲透率達到30%以上。第二階段,2020年後,技術創新、標準體系、基礎設施、應用服務和安全保障體系將全面建成,高級別自動駕駛功能的智慧網聯汽車和5G-V2X逐步實現規模化商業應用,“人—車—路—雲”實現高度協同。

    技術、行業、政策等制約車聯網發展

    市場發展快,並不意味著車聯網的生態構建已經成熟。理想與現實之間橫亙著哪些難題?

    “當前,我國車聯網産業進入快車道,技術創新日益活躍,新型應用蓬勃發展,産業規模不斷擴大,但也存在關鍵核心技術有待突破、産業生態亟待完善以及政策法規需要健全等問題。”工業和信息化部科技司負責人説。

    “我國智慧網聯汽車産業基礎與技術研發相對薄弱,尤其在整車研發、感測器、計算平臺等領域仍處於起步階段,相關標準、法律法規相對滯後,道路交通智慧化發展也晚于國外發達國家。”北京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主任王剛説。

    王剛以北京市為例指出,在推進智慧網聯汽車産業發展的過程中,仍然需要解決一些關鍵問題:在智慧網聯汽車核心電子器件、車載智慧化軟硬體平臺等方面,需進一步提升關鍵技術掌控能力。

    “同時,傳統汽車製造行業在智慧網聯汽車技術積累與産品研發方面存在局限性,新型智慧化汽車製造能力尚有不足,傳統汽車設計製造與計算、通信等行業的融合與協同也需加強。更為重要的是,智慧交通需要加強統籌規劃,在智慧路網、雲管雲控平臺、應用示範等方面有待統一標準、提升能力。”王剛説。

    “中國在發展電動技術和智慧網聯技術方面既有優勢,也有劣勢。政府協調力強、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大、具有良好互聯網技術和通信技術基礎是優勢所在;技術基礎弱、政策環境不利於技術創新,是劣勢所在。”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常務副會長董揚説。

    大力支持無線通信網絡關鍵技術

    工業和信息化部科技司負責人指出,《行動計劃》在深入調研基礎上研究提出了五方面重點任務。第一方面就是突破關鍵技術,推動産業化發展。

    “我們提出要充分利用各種創新資源,加快智慧網聯汽車關鍵零部件及系統開發應用,推動構建智慧網聯汽車決策控制平臺。大力支持LTE-V2X、5G-V2X等無線通信網絡關鍵技術研發與産業化,全面構建通信和計算相結合的車聯網體系架構。”該負責人説。

    “智慧網聯汽車的關鍵是智慧,本質是汽車,特點是通信基礎設施網聯化,前提是確保交通安全順暢高效率。”吉利控股集團董事長李書福説,要實現以上目標,必須關注信息安全與隱私保護、漏洞發現與應急補救、行車安全與惡意控制、網絡邊界與系統自主。其中,作業系統是智慧網聯汽車的核心部件,也是整部汽車的大腦,至關重要。

    中國工程院院士、車輛電動化專家孫逢春強調,中國智慧網聯汽車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智慧網聯汽車上路,或者説實現自動駕駛,前提條件首先是車必須高度智慧,但製造出高度智慧的汽車卻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其次,以新能源汽車為基礎的智慧網聯汽車是我國的發展戰略,需要把網絡搭建好,而網絡的建設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

    汽車、電子、通信等領域需協同創新

    如何保障《行動計劃》落到實處?

    工業和信息化部科技司負責人表示,《行動計劃》梳理車聯網産業發展的政策措施,針對發展中存在的問題和薄弱環節,從加強組織領導、加大政策支持力度、構建産業生態體系、優化産業發展環境、健全人才培養體系、推進國際及港澳臺交流合作六個方面提出了具體保障措施。

    “當前,我國智慧網聯汽車的核心技術、測試標準尚不完善,不同行業間標準的有機融合仍需加強。在信息安全、開放共用、運作監管等方面的機制尚未完全建立。”工信部裝備工業司副司長羅俊傑表示,這些問題也是全球智慧網聯汽車發展需要共同面對的挑戰。

    羅俊傑説,一方面需要汽車、電子、通信、互聯網等領域協同創新;另一方面也需要世界主要汽車生産國攜手,加強在智慧網聯汽車政策、技術、標準法規等方面的交流合作,在WP29、ISO等國際組織框架下,特別是借助WP29框架下新成立的自動駕駛車輛工作組,加快推進自動駕駛關鍵技術,制定相關標準和法規。

    “關於車企如何用好現有的産業補貼政策這個問題,我認為不如提醒中國汽車企業更應該關注自身的研發投入,現代車企都是建立起以企業為主體的強大研發體系,才能長久生存。像福特、賓士等,投入大量資金搞研發,形成自主可控的核心技術體系,才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生存下來。”許愛萍説。(記者 馬愛平)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