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傳播優勢提升治理效能

2019年01月31日 11:48:25 來源: 人民日報
  【列印】 【糾錯】

    充分運用全媒體的傳播優勢,不僅降低了治理過程中信息不對稱的成本,更能實現黨心民意的同頻共振。

    誰能摸清傳播規律,誰能用好新技術、新手段,誰就能佔據治理現代化的主動權。

    從網絡輿情中發現治理的難點,從網友建議中看到工作的盲點,從全媒體發展趨勢中看到治理優化的起點。

    歲末年初,國防部例行記者會有個細節讓人印象深刻:新聞發言人吳謙一字一句念了10位幸運“粉絲”的ID。吳謙如此解釋:“網名千奇百怪,擁軍萬眾一心”“國防部新聞的發佈工作,一定要順應全媒體時代的發展趨勢”。不少網友表示,“被國防部徹底圈粉”。這正是主動借力全媒體,實現政府和群眾良性互動的典型案例。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體學習時,習近平總書記闡釋了“全媒體”概念,認為當前“信息無處不在、無所不及、無人不用”。在去年的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紮實抓好縣級融媒體中心建設,更好引導群眾、服務群眾”。一方面,全媒體影響著輿論的生成與擴散,而黨的新聞輿論工作是“治國理政、定國安邦的大事”;另一方面,全媒體有著很強的信息傳播功能,也可以成為聯結群眾、服務群眾的平臺。可以説,這決定了全媒體是提升治理能力和水準的一個重要抓手。

    從這個角度看,媒體融合不只是一個傳播命題,同樣也是一個治理命題。隨著傳播手段越來越多樣、傳播速度越來越迅捷,媒體能夠更好地發揮通達社情民意、傳遞主流聲音的作用。2018年個稅改革方案向全社會徵求意見,13萬多條意見代表著社會公眾的利益訴求和有序參與,借助媒體平臺讓民意能夠自下而上地充分表達;2018年全國人大審議監察法草案,人民日報推出的短視頻《當監察法遇上孫悟空》,以通俗易懂的方式解讀要點,在網上迅速形成刷屏之勢,借助新媒體讓政策能夠自上而下地凝聚共識。充分運用全媒體的傳播優勢,不僅降低了治理過程中信息不對稱的成本,更能實現黨心民意的同頻共振,畫出最大同心圓。

    不僅如此,順應媒體融合發展大勢,對提高社會治理的社會化、法治化、智慧化、專業化水準也大有裨益。這樣的案例並不少。公安部兒童失蹤信息緊急發佈平臺“團圓”系統與媒體平臺的結合,截至2018年9月共發佈3419條兒童失蹤信息,找回兒童3367名;颱風“山竹”來襲,預警信息在全媒體上的暫態擴散,大大減少了人員傷亡;利用直播幫助貧困山區出售土特産,脫貧攻堅插上了“互聯網+”的翅膀。從“學習強國”的上線到“智慧黨建”的鋪開,都説明在全媒體時代,媒體不僅僅是信息的提供者和傳播者,更可以有效融合到治理的過程中,實現治理效能和水準的優化提升。

    可以説,利用全媒體完善治理,越來越成為共識,誰能摸清傳播規律,誰能用好新技術、新手段,誰就能佔據治理現代化的主動權。正所謂“法與時轉則治,治與世宜則有功”,領導幹部應該順應全媒體時代的新特點,避免“新辦法不會用,老辦法不管用”的尷尬,真正用新媒體的優勢提升治理水準,用媒體融合助力治理現代化。

    進一步説,讓媒體成為治理的抓手,不僅是簡單地抓住新技術、新手段,更重要的是提高互聯網思維能力,真正掌握媒體融合的規律和大勢,把全媒體的傳播優勢轉化為治理效能。比如説,提高走網上群眾路線的能力,面對超過7.8億的手機網民,能不能用人們喜聞樂見的方式傳遞主流聲音、凝聚社會共識?提高全媒體時代的輿情應對能力,立足媒體融合發展的風口,如果各級領導幹部能從網絡輿情中發現治理的難點,能從網友建議中看到工作的盲點,能從全媒體發展趨勢中看到治理優化的起點,那麼,互聯網這個最大變數,就一定能成為事業發展的最大增量。

    一位駐村書記到貧困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給村裏建了個村務微信群。信息的整合,讓村民們都覺得“方便、省事”。見微知著,今天媒介形態變遷不僅帶來交流提速,更為治理提質提供可能性。順應媒體融合發展大勢,我們的治理升級將走得更穩更遠。(人民日報評論部)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