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關鍵詞看中國網絡文藝發展

2019年01月31日 18:24:36 來源: 光明日報
  【列印】 【糾錯】

  20年來,中國網絡文藝從無到有、從邊緣到逐漸被公眾接受,借助媒介轉型和媒介賦權,抓住了發展的戰略機遇期,成為全民創造、全民參與、全民消費的新型大眾文藝。2018年,改革開放40週年和中國網絡文學20年的話題也緊密相連,進一步表明時代文藝與時代變革的內生關係。面對其諸多重要現象,我們用五個關鍵詞一窺網絡文藝的發展現狀與趨勢:

  關鍵詞一:主流化

  網絡文藝出現了一定程度的主流化現象,具體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是現實題材優秀作品的涌現,其中部分作品已經達到了現實主義的自覺和水準。以往以幻想類素材為主體的網絡文學,近年來大力發展現實題材寫作,內容涉及改革開放、建黨建國、創新創業、反腐倡廉等領域,誕生了《大國重工》《復興之路》《網絡英雄傳》《浩蕩》《東方欲曉天將明》等一系列優秀網絡文藝作品。2018年年底,根據阿耐的網文《大江東去》改編的電視劇《大江大河》,引發人們對改革開放40年艱苦歷程的回憶、反思,堪稱現實主義力作。另一方面,中國網絡文藝用戶數量逐年攀升,覆蓋面涉及全年齡段,滿足了各個年齡段、各種群體的精神生活需求,政府、商業平臺、主流媒體、學者等各方力量相繼介入網絡文藝生産和評價體系。一種受眾超過8億人口的新型文藝形態正在展現其鮮活的生命力和創造力。

  關鍵詞二:迭代

  網絡文藝出現各個門類的快速迭代現象,這既指創作者和接受者,也指作品本身。網絡文藝題材、平臺層出迭現,讀者觀眾一茬茬冒頭,不同代際的受眾的關注點有著明顯的區隔。譬如00後喜歡的題材90後未必喜歡,90後愛看的00後未必愛看。此外,成名多年的網文作家被認為越來越“傳統”,會被當下網文和作家的“開腦洞”“二次元(假想世界)”迅速迭代。迭代下的受眾將經歷新一輪的再部落化、圈層化,各自找到適合的文藝家園。所以,迭代不一定是過時,被迭代的作家作品仍可能保有固定的受眾群。

  關鍵詞三:二次元

  2018年,作為青年文化的二次元仍是熱點。不少人認為,二次元的本質是幻象,沉迷二次元就是沉迷虛假;但對於多數年輕人來説,二次元是從三次元(現實世界)超越出來的一個存在,也是一種真實,一種感性經驗的真實。這種心理真實不會只停滯在二次元世界中,而是會向日常生活滲透。可以説,二次元與三次元是互為鏡像的真實,喜歡虛擬角色和喜歡現實人物並沒有實質上的差別。年輕人作為二次元文化的生産者、享受者和傳播者,作為未來世界的主要參與者,其所伴生的文化與其所承擔的角色必然相依相融,次元破壁勢不可當,二次元元素無處不在,一如小豬佩奇走下螢幕,成長為全民皆知的流行符號。

  關鍵詞四:IP

  2018年的熱點話題很多仍來自IP轉化。影視領域,從上半年的《如懿傳》《鬥破蒼穹》到下半年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大江大河》等,IP改編劇仍牢牢佔據螢幕的半壁江山。可以看出,未來影視劇若要獲得年輕人的青睞,有“網感”的編劇還是一個必備條件。站在影視等下游內容産業看,IP依舊是硬道理,網絡文藝的IP化生存仍是未來內容産業的發展趨勢。

  關鍵詞五:5G

  5G作為一種全新的網絡技術,以前所未有的規模、速度與複雜性達到了身未到聲已炙的全球熱度,並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加上與人工智慧、奈米技術等方面的跨界融合,5G技術必然也會在網絡文藝領域發力並進行顛覆與重構。牽一髮而動全身,5G的力量聲勢浩大,它如何為網絡文藝在生産、接受和傳播層面帶來全面變革並觸發業態蛻變尚未有定論,但毋庸置疑,它將給網絡文藝帶來無限可能性,給生産者、接受者與網絡文藝之間的交互關係及體驗帶來革命性的改變。

  未來發展充滿了不確定性,對於網絡文藝來説,不確定性意味著更豐富的可能,即它面向技術、文化、經濟、社會的全面開放,這是網絡文藝發展的生命基因。2019年網絡文藝在擠出了一定的泡沫後,將落點放在多元創新、深耕內容、驅動精品上,而有精品帶動的網絡文藝就會成為真正的熱點和高地。(作者:夏烈 錢超超,分別係杭州師範大學文化創意學院教授、碩士研究生)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