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 抖一抖 拍一拍 社交媒體上春節忙

2019年02月07日 12:18:06 來源: 新華社
  【列印】 【糾錯】

    新華社廣州2月6日電 題:掃一掃 抖一抖 拍一拍 社交媒體上春節忙

    新華社記者胡林果 荊淮僑

    對於離家學習、工作的年輕人而言,搶到回家車票的那一刻起便有了年味;對於活躍在家族群的男女老少而言,手機螢幕裏紛至遝來的紅包帶來了年味……移動互聯網時代,不同的社交平臺散發的年味,讓這個春節更具時代特徵。

    “今天你掃了嗎?” 花式搶紅包大戰

    長輩看春晚看得不亦樂乎,95後劉奕博雙手捧著手機,在幾個App的頁面中不停切換。為了在除夕夜20:40、21:18、22:40、23:30幾個時間點搶紅包,他還專門定了鬧鐘。

    “20塊1毛9!我是1000萬個幸運者之一!”除夕夜春晚開始不久,劉奕博便如願搶到了第一個紅包,搶完後他又切換到淘寶頁面,坐等搶到清空購物車的機會。

    紅包是過年不變的主題,花樣百齣的搶紅包方式在互聯網上深受歡迎。廣東團省委大數據與新媒體中心副主任黃亦菲説,從過去收紅包變成了發紅包,一些90後的身份已經轉變。“但90後們內心依然期待收紅包,互聯網就滿足了這一願望。”來自微信官方2月5日的數據顯示,在今年的除夕紅包軍團中,90後用戶一躍成為主力軍,收取和發送紅包數量都佔據首位。

    除了微信群搶紅包之外,各大社交軟件花樣百齣,支付寶集五福、花花卡活動、抖音集音符活動等,成為年輕人春節常備項目。

    “貼完春聯馬上沾到花花卡,祝大家新春快樂!”除夕當天,家住廣西南寧的葉忠航在拿到花花卡之後,興奮地發了一條朋友圈。今年春節,已經舉行了四年的支付寶“集五福”活動,依然是春節前社交網絡的熱門話題。

    “集五福”活動開始的幾天,街上的一個福字都能引起許多人拿起手機集體掃福。除夕當晚,支付寶5億元的紅包最終被超過3億個用戶瓜分,儘管許多人只分到一兩元,但不少人還是在朋友圈曬出了圖片。

    從吐槽到加油 與鍵盤有關的春節記憶

    “嗶哩嗶哩乾杯!”已經連續舉辦10屆的“bilibili拜年祭”從除夕晚上開始,三個多小時的直播,廣播劇、京韻大鼓、鬼畜串燒、定格動畫等節目形式輪番上演,人氣值超過3000萬,超過42萬人送禮品。

    從最開始的拜年晚會到如今的“拜年祭”,隨著關注二次元文化的人群不斷增加,“拜年祭”的受關注程度也不斷提高,成為在春晚之外,年輕人最特別的過年方式。網友們通過發彈幕、送禮物的形式,表達新春的祝福。

    “大家新的一年,也要為自己的夢想奮鬥啊!”一名網友在直播彈幕中説道。

    從UP主們出於興趣製作的拜年視頻串燒,到專門製作的拜年祭主題節目視頻,如今的“拜年祭”不僅成為一場年輕人的春晚,也成為動漫創作人才的一場嘉年華。

    娛子醬視頻CEO陳綱認為,二次元市場以拜年祭為代表,其影響力從以往的硬核二次元用戶正逐漸擴散到泛二次元用戶,二次元也正從小眾文化逐漸往流行文化方向發展,隨著00後一代的成長,它的影響力將會真正爆發出來。

    預備開始! “錄製鍵”下的春節記憶

    在黃亦菲看來,往年,普通青年微信嘮嗑祝福搶紅包,二次元青年B站拜年祭,隨著短視頻領域爆發,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臺在春節也擁有一席之地。

    正對手機鏡頭、雙手合攏分別向上下兩端一拉,手機螢幕上就出現了“圓圓滿滿幸福春”的春聯特效。今年6歲的覃一恒在媽媽的引導下,對著手機鏡頭拍下了一段15秒的短視頻,紅撲撲的臉蛋在特效的襯托下更顯可愛,覃一恒的媽媽李璐還將視頻發到了朋友圈,獲得了一眾親友的好評點讚。

    覃一恒所展示的正是抖音近期上線的“拉春聯”特效。與拜年、送福、拉春聯等手勢相對應,視頻裏還會自動出現鞭炮、春聯、福字等春節元素。截至2月5日22時,抖音春節貼紙使用人數已經超兩千萬。

    今年春節,人們已經不滿足於簡單的發照片、發定位,越來越多的人在抖音和朋友圈上發視頻,留下過春節的影像。

    在廣州工作的賴春暉,正月初一乘車從珠海到香港遊玩。車輛行駛在港珠澳大橋上時,賴春暉特地拍了一段視頻發在了朋友圈,眾多好友在視頻下點讚評論,“為國家發展感到自豪!”

    在賴春暉看來,移動社交媒體已成展示自我、發現生活之美的重要方式,“雖然形式與過去不一樣了,紅包也變成了螢幕上的一串數字,那又怎樣呢,這不也是一種新的過年方式嗎?”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