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確規範與邊界 “網約護士”有望走上快車道

2019年02月19日 11:50:09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列印】 【糾錯】

    網約一下,護士到家。這樣便捷的醫護服務方式,如今正在成為現實。隨著共用經濟的發展,近年來,“共用護士”“網約護士”等新模式在多地出現,但由此引發的規範化和安全性爭議同樣不絕於耳。

    近日,國家衛健委的一則通知,再度將“網約護士”推到聚光燈下——北京、天津、上海、江蘇、浙江和廣東將作為6個試點省份,開展“互聯網+護理服務”。與此同時,“互聯網+護理服務”的諸多規範與邊界,也得到了明確。業內人士認為,隨著試點與普及,“網約護士”有望走上規範和良性發展的快車道。

    機構是主體 合作成趨勢

    從2018年開始,移動互聯網上出現了多家“網約護士”平臺。這些平臺通過集聚執業護士資源,為患者提供到府醫護服務。用戶需註冊並進行身份認證,提供醫療機構開具的處方、藥品和病例證明等。平臺會對訂單進行審核並分發給護士,由護士進行到府服務。

    此次試點對“網約護士”劃定了門檻,明確實體醫療機構將作為“互聯網+護理服務”的主體,依託互聯網信息技術平臺,派出本機構註冊護士提供服務。而派出的註冊護士應當至少具備5年以上臨床護理工作經驗和護師以上技術職稱。

    國家衛健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指出,在試點實施過程中,護士不是以個人的身份提供服務,一定要由互聯網企業與相應的醫療機構合作。

    有業內人士表示,隨著相關政策的實施,互聯網平臺與醫療機構的“強強聯合”將成為未來“互聯網+護理服務”的主要方式。由於大醫院的護士本身工作壓力就比較大,“網約護士”將更多由基層醫療機構來承擔。

    對於“互聯網+護理服務”提供的項目,通知指出,應當結合實際,在調查研究群眾服務需求,充分評估環境因素和執業風險的基礎上,組織制訂本地區“互聯網+護理服務”項目。原則上,以需求量大、醫療風險低、易操作實施的技術為宜,可以使用“正面清單”和“負面清單”相結合的方式予以明確。

    記者搜索多個“網約護士”平臺發現,目前相關平臺的服務項目涵蓋了基礎護理、母嬰護理、專科護理、檢驗服務等方面,包括打針、輸液、採血、換藥、導尿、吸痰、拆線、霧化治療以及保胎針、産後護理等。

    浙江省衛健委巡視員馬偉杭表示,浙江省將組織護理專家和臨床專家進行研究,通過分批分級的方式共同制定相關的服務項目目錄,確保醫療安全。“最開始會保守一些,項目少一些。然後根據實施情況,再一點點增加。”馬偉杭説。

    價格需明確 安全要保證

    北京市民趙先生曾通過一款“網約護士”軟件,為父親預約過到府換胃管服務。按照平臺的收費標準,他共支付了大約200元錢。而在醫院,相同服務價格為20元/次。

    儘管價格相差不小,但趙先生認為,“網約護士”平臺為患者減少了奔波之苦,再加上給平臺和護士的服務費、交通費等,這樣的價格也算“物有所值”。

    記者調查發現,相同的護理服務,在不同“網約護士”平臺上的價格並不一致。但互聯網平臺的價格普遍高於醫院門診。皮下和肌肉注射,醫院門診價格大約10元左右,而“網約護士”平臺價格在130元—170元之間,最高達200多元。

    對此,國家衛健委表示,要發揮市場議價機制,參照當地醫療服務價格收費標準,綜合考慮交通成本、信息技術成本、護士勞務技術價值和勞動報酬等因素,探索建立價格和相關支付保障機制。

    有業內人士分析,“網約護士”提供的並非是基本的醫護服務,而是“附加”和“升級”服務,因此價格比醫院門診高屬於正常現象,但應儘早制定相對合理的收費機制。

    對此,馬偉杭表示,“互聯網+護理服務”的價格需要和相關部門進行銜接,尤其是與醫保部門對接,可能還需要一些時間。

    如何保障護士與患者的“雙向安全”,同樣是“互聯網+護理服務”面對的難題。此前,不少“網約護士”平臺對於醫療事故和糾紛的認定及處理鮮有明確規定,有的平臺在用戶服務條款中明確“對預約服務具體適用過程中出現的錯誤和疏漏不作任何保證”。

    焦雅輝説,一方面是護士本身的人身安全,另一方面是患者的醫療安全,這是“互聯網+護理服務”中最關鍵的環節。

    對此,通知指出,試點醫療機構要與互聯網平臺簽訂合作協議,明確醫療品質安全管理制度、醫療風險防範制度、糾紛投訴處理程式、不良事件防範和處置流程等,明確各自在醫療服務、信息安全、隱私保護、護患安全、糾紛處理等方面的職責權利。

    此外,醫療機構可以要求服務對象上傳身份信息、病歷資料、家庭簽約協議等資料進行驗證。醫療機構還應為護士提供手機APP定位追蹤系統,配置護理工作記錄儀,使服務行為全程留痕可追溯;配備一鍵報警裝置,購買責任險、醫療意外險和人身意外險等。

    求解養老題 調動積極性

    在老齡化凸顯和醫療資源緊張的當下,“互聯網+護理服務”有望迎來大發展的美好時光。而“網約護士”的規範發展,將為應對和求解上述問題探索出一條富有創意的解決方案。

    焦雅輝指出,目前我國缺少針對失能、半失能老人的護理機構,現有的護理機構不願承接這類老人的護理需求,造成很多失能、半失能老人只能居家養老。此次“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方案的出臺,主要就是聚焦在失能和半失能的老人的醫療護理需求上。

    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中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達2.41億人。到2020年,60歲以上老年人口將增加到2.55億人,佔總人口的17.8%。從養老方式來看,目前中國90%以上的老人選擇居家養老方式,由於子女以及護工並不具備專業護理知識,到府醫護有望成為養老與醫療相結合的有益補充。

    “互聯網+護理服務”也是盤活現有護理資源存量的方法。來自國家衛健委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年底,我國註冊護士總數超過380萬人,其中在基層從事護理工作的護士接近80萬人;醫護比例達到1:1.1,扭轉了醫護比倒置的局面。不過,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的護士資源仍舊短缺,護士收入也偏低,人才流失情況較為嚴重。

    焦雅輝表示,面對龐大的失能、半失能老人的護理需求,我國現有的專業護士的團隊還有很大不足。除了繼續增加護士隊伍培養和人才供給外,希望借由“互聯網+”調動護理團隊的積極性,更好地發揮其作用。(記者 劉 峣)

(原標題:“網約護士”到府,難在哪兒?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