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從暢想到現實,仍需邁過不少坎

2019年03月08日 12:48:10 來源: 科技日報
  【列印】 【糾錯】

    “今年是5G元年,今年下半年5G手機將大量上市,明年5G應用將大規模進入生活的方方面面。”近日,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聯通研究院院長張雲勇在委員通道上關於5G時代的美好暢想,引人矚目。“5G”也因此成為會場內外的熱點。但代表委員們在對即將到來的5G時代除了期待外,也保持了清醒,不少代表委員認為5G大規模投用,還需邁過不少坎。

    快是快了,還需找尋更多“用武之地”

    今年全國兩會新聞中心首次實現了5G應用服務。3月5日,記者也來到設于梅地亞新聞中心媒體工作區的5G體驗區,“嘗了一把鮮”,點開網頁,確實給人“飛”的感覺。

    對此,全國人大代表、TCL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東生接受採訪時也説,5G所帶來的高速互聯網可以改善人們上網“最後一公里”體驗。不過,李東生坦言:“除了已經看得到的十分明顯的應用領域,5G的應用目前還需要挖掘很多還看不到的領域和場景。”

    全國政協委員、網易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丁磊更是淡然表示,未來5G並不會為我們的生活帶來太大的改變,只是增加了網絡速度。“現在4G的速度已經夠快了,絕對夠快了。”

    “5G如果只是網絡速度快,那又有多少人在意呢?”3月6日下午,全國政協委員、大唐電信董事長童國華同樣如是感嘆,“要為5G尋找更多用武之地”。

    童國華説,雖然5G速度是4G的好幾倍,“但僅有這些遠遠不夠”。作為設備製造商,童國華坦言,除了車聯網等有限應用場景外, 5G大規模商業應用,還需要尋找更多的真實有效的應用場景,以支撐起足夠大的市場和巨大的投入。“這可不僅僅是設備製造商的事情,也不僅僅是運營商的責任,它需要不同行業之間配合,不同的部門合作,共同打破壁壘,創造真正有利於5G商業應用的環境。”

    全國人大代表、浪潮集團董事長孫丕恕也認為,“要推廣5G,還要在更多商用場景尋找應用機會”,應該推動産業、城市雲計算平臺,大數據平臺,邊緣計算平臺建設,為城市發展提供數字基礎設施。

    密度高、難度大,基站建設很“燒錢”

    5G網絡由於使用較高的頻率,預計站點密度至少為4G的1.5倍,室外基站網絡投資約為4G的4倍,因此5G網絡的服務品質要求更高,需要更高的投入。採訪中,就有不少代表委員認為,雖然5G手機已經問世,並且也有人開始嘗鮮使用,但大規模投入使用,更依賴投入巨大的移動基站建設。

    全國人大代表、中移鐵通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總經理郭永宏説:“5G商用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技術上的穩定性。因為去年6月份5G的標準才算達成全球的共識,目前還在推進普及的過程初期,但作為運營商,首先要保證的是網絡的可靠性,性能要達到預期。”郭永宏坦言,這個過程主要是做技術性的檢測試驗、規模性試驗,針對各個不同的應用場景進行試驗,檢驗技術的可靠性、穩定性。“今年我們預計會建1萬個5G基站。”

    張雲勇也認為5G網絡建設面臨的主要問題是資金。“相對4G網絡,5G無線基站設備單價高,5G頻率高使得站址更密集、新增站址難度大,5G大頻寬對傳輸網絡的需求大,因此5G網絡的投資成本將巨增。據相關研究報告預計,累計投資將達2.3萬億元,投資規模約是4G的4倍。另外,同等基站規模下,5G網絡運營成本較4G也將數倍提升,其中電費支出將增長2倍以上。”

    此外,在通信網絡中,約80%的能耗來自基站,隨著基站數量和網絡負荷的增加,基站的耗電量不斷攀升。天津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建築環境與設備工程系主任張歡告訴科技日報記者,與目前大範圍應用的4G技術相比,未來5G網絡使用的頻段會更高,最低也會在3GHz頻段以上。頻段升高會導致信號覆蓋範圍縮小,就需要新建更多的基站,以滿足覆蓋要求,5G基站的數量可能是4G的2到3倍。“由於5G網絡承載的數據量大,基站設備耗能也會‘水漲船高’。”張歡認為,這些能耗對運營商將是巨大考驗。(記者 孫玉松 雍黎)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