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解鎖上課新方式

2019年04月09日 10:32:16 來源: 人民日報
  【列印】 【糾錯】

    信息技術給教育帶來的,只是投影、視頻、3D動畫這些花樣繁多的教學輔助手段嗎?當時空距離被互聯網拉近,教與學,會發生怎樣的改變?請看記者在上海、重慶、廣州等地教育信息化試點學校的調查。

    優質教學資源上雲、在線遠端教學診斷,讓“教”的過程有了更多助力;在線自主前置學習、學習情況實時反饋,讓“學”的過程少了許多彎路。教育信息化用技術賦能課堂內外,為個性化、智慧化的教學探索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雲上學校”:2.8萬個孩子同上一節課

    普及雲課堂,須解決“建成後如何管理”“教學如何組織”等問題

    2018年年底的一天,重慶市第二十九中學校和湖北宜昌外國語初級中學的兩個班級,就因為雲課堂聯到一處,一起上了堂英語課。學生們一抬頭,投影裏就是對面的班級。兩地教師配合教學,兩地學生實時互動。雲課堂,規模也可以很大。在此之前,曾有一次全國112所學校共同參與,2.8萬個孩子同時參與一節課的學習。

    這就是重慶市第二十九中學校發起的跨區域雲課堂教學,目前全國已有600多所學校加入。在其中近一半的學校中,雲課堂已經逐漸常態化。

    “什麼是雲課堂?就是通過數據平臺,讓所有學生都享受到優質的教學資源。”重慶市第二十九中學校信息中心主任羅化瑜介紹,2015年,他們與西安一家教育科技企業合作,共同研發這個名為“千校共建教育雲”的項目。

    前端,是全國各地中小學的課堂,最偏遠地區的學子們也可以直連城裏名校名師的課堂。後臺,通過雲存儲和雲計算,提供遠端課堂互動、學生學習情況實時統計反饋、在線作業和智慧批改等功能。

    “學生在課堂上做完作業,作業批改和錯題蒐集的結果就由系統生成、實時反饋。這讓教師減負很多,理科老師尤其喜歡這個功能。”羅化瑜説。

    如今,投影取代黑板在許多學校的課堂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可在重慶市第二十九中學校,投影內容卻不只是教師準備的圖片或PPT,還有外地課堂連線互動、實景地教學直播,甚至大數據實時分析出的學生學習效果圖……

    “基於雲計算技術搭建雲課堂,這是一種革命性的變化。雲課堂的普及是大趨勢,之所以還沒有完全推開,是因為還有3個‘沒準備好’。”上海師範大學教授黎加厚認為,“很多校長沒準備好,不知道雲課堂建成後如何管理、該怎麼組織教學、會不會影響升學率;很多教師沒準備好,不清楚該如何應用這些新技術新模式;很多家長沒準備好,擔心學習效果是否令人滿意。”

    羅化瑜介紹,“偏遠地區學校可以在平臺上直接接觸優質課程,效果很好。”比如雲南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芒市民族中學,自加入“千校共建教育雲”項目3年來,全校27個班級實現常態化使用,月平均開課2000余節,升學率從55.8%提升到82.6%。

    “微課”預習:老師授課有“秘訣”

    信息技術推動教學變革,班額大也能實現“個性化”

    沒有朗讀、字詞解釋、課文講解、劃分段落和歸納主題等課堂“套路”,在上海市麗英小學的一堂五年級語文課上,老師龔華對於新課文的授課重點胸有成竹,不僅有“免講”的內容,也有可以迅速講解的字詞,大部分的時間可以用在整體閱讀和學生分享理解上。

    龔老師“個性化”授課的秘訣是什麼?是“前置學習”。

    課前預習,是學校教學中一直都有的環節,在麗英小學,預習已升級為“前置學習”。通過學生完成線上“微課”,老師可以精準了解學生自主學習品質水準;學生們反饋的“質疑”,經整理歸類,則成為課堂討論線索和教師備課、授課的重點。一堂課,更像是師生、同學之間的合作探究,是學生們的學習和思維成果展示分享會。而這樣的上課方式,在麗英小學,已覆蓋到所有科目。學校將其教學流程概括為“三階段”,即“支架輔助、信息整合”的前置學習階段、“深入理解、建構反思”的課堂交互階段以及“遷移運用、問題解決”的拓展延伸階段。

    在麗英小學校長孫幼麗看來,信息技術直接推動了教學流程和師生關係的新變革,讓“個性化學習”在人口眾多、班額偏大的中國成為可能。

    麗英小學科研室主任張軍老師告訴記者,該校連續三年進行的無記名問卷調查顯示,應用信息技術學習後,100%的教師和七成以上家長都認為,孩子學習興趣與學習態度發生變化和提高,超八成學生表示,自己可以更好地進行學習。

    “通過再造課堂教學基本流程,麗英小學探索技術與教學的深度融合,是對個性化學習的一種探索。”上海市電教館館長、上海市特級教師張治表示,伴隨著信息技術的應用,數字資源服務體系日益完善,師生信息素養顯著提升,教育治理不斷優化,為個性化、智慧化的教學探索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遠端“問診”:隔著螢幕聊聊課

    “送教下鄉”突破時空限制,成本更低效率更高

    一堂協同教學直播課剛結束,隔著螢幕,討論還在熱火朝天地進行,螢幕兩端,是西藏林芝米林縣小學的教師和廣州的教學專家。

    “如果是您來講這堂課,您會重點講哪些部分?又會放手哪些部分讓學生自己去思考?”“我們的學生第一母語不是漢語,表達上可能會與漢族學生有些差異,如何去進行課程內容的昇華?”米林縣小學的教師們紛紛提出疑問,請專家支招。

    “情感的昇華與語言並沒有必然關係,關鍵是要留給學生充分的空間去感受”“通過分析朗讀詞語,配上圖,讓學生更直觀地感受到情景”“如果後面再多留一些空間給學生思考,可能效果更好”……廣東省教育研究院研究員楊建國、華南師大附小語文特級教師江偉英、華南師大文學院教師董光柱在華南師範大學的遠端診斷中心,對這堂課的教學設計、課堂活動組織以及教育教學方法進行點評,同時與林芝米林縣小學的教師進行實時互動,交流探討適合藏區小學教學的有效方法。

    “農村學校的老師很少有機會能得到專家的點評指導,這樣的機會很難得!專家的點評診斷能有效提升農村教師的教學能力,而遠端診斷使得這種指導可以常態化地進行。”米林縣小學語文教研組組長曲桑説。

    身在西藏林芝的老師們同專家交流的平臺,叫做鄉村教師課堂教學遠端診斷平臺,由華南師範大學網絡教育學院打造。“高校專家、一線教研員與名師共同參與,採取實時觀看、遠端診斷與點評、遠端送教下鄉的方式,不僅低成本、高效益地向農村學校傳輸教育資源,更創新了教育人才的培養模式,能夠有效提高教師課堂教學能力。”全國高校現代遠端教育協作組常務副秘書長、北京師範大學教授李德芳表示。

    截至今年1月份,鄉村教師課堂教學遠端診斷平臺累計建設基於手機數據雲的“教師工作坊”1600余個,上傳微課266498個,平臺直播場次近6000場,觀看人次超過80萬。(記者 姜泓冰 蔣雲龍 姜曉丹)

(原標題:個性化學習、雲平臺反饋、遠端教學診斷……信息化如何改變教與學?互聯網+,解鎖上課新方式)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