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時代的“禮拜六派”

2019年06月25日 20:11:40 來源: 中國青年報
  【列印】 【糾錯】

    著名作家王小波在生前就預測過一個網絡文學時代的到來。據他的外甥姚勇回憶,早在當年他就私下用網頁排版了自己的文字,還加入了頁面動畫效果和音樂等。而如今,網絡文學已走過20餘年,憑藉其方便、快捷、傳播廣等特點,迅速産生了大量的文字作品,捧紅了不少的不知名的青年作者,例如郭敬明、南派三叔等。近年來,網絡文學更成了電視劇、電影IP喜愛的素材。生在這個時代,就算沒有完整地在網站上追過一部作品,也難免多多少少受到網絡文學的影響。

    網絡文學最重要的特點是它所依賴的媒介——具有強烈時代氣息的互聯網平臺。互聯網時代,人人都可以發聲。只要你想,就能發表作品。這樣大面積的“徵稿”機會,自然能挖掘出有亮點的作品。但是,當我們仔細地看一看這良莠不齊的網絡文學現場時,依然有令人咋舌的地方。例如,網絡文學看似繁多,實際上可分為言情、玄幻、穿越、懸疑等幾個大類,類型化的特點突出。究其原因,筆者認為,網絡文學如同過去盛行一時的報刊連載文學。簡單地説,過了一百多年,當下最時興的網絡文學實際上就是數字化的禮拜六派文學。

    《禮拜六》由周瘦鵑、王鈍根在20世紀初期創辦,秉持著休閒、消遣的文學觀念,迎合消費市民的需求。因其多寫才子佳人故事,故又成為鴛鴦蝴蝶派的代表雜誌,被人詬病。實際上,《禮拜六》不止愛情題材,還有偵探、寫實等題材。例如,葉聖陶曾以筆名“允倩”在《禮拜六》上發表文言小説《窮愁》,包含了對下層人民的同情和對社會的控訴。而如今的網絡小説,雖然採用了現代白話文,但仍舊承續了禮拜六派的特點,展現出通俗文學的面貌。為了盈利,網絡文學網站通常會採用後半部分內容付費閱讀的方式。所以書寫得越長,越能賺錢。而網絡無限容納的空間也助長了網絡文學普遍結構冗長的趨勢。為了留住讀者,作者也必須動用自己的想像力,設計一個又一個連環而牽動人心的情節。所以讀者的興趣愛好就必須被好好考慮。

    大凡刻意去留住讀者的作品都會淪于媚俗。一部成功的網絡文學是要倚靠龐大的讀者量的,也就是要讓讀者“上癮”。21世紀,流行在網絡上的題材仍舊是才子佳人、權力爭奪、神狐鬼怪,不知是通俗文學的勝利還是新文學的尷尬。千百年來,人類內心的娛樂、消遣的慾望從來不會被澆滅。在緊張的生活節奏下,逃離現實,穿越回古代,或是享受一段甜寵的愛情,都是一個精神烏托邦。喜愛讀網絡小説,不一定是因為喜愛文學,而很可能純粹是為了追求快感。某種程度上説,瘋狂地追一部又臭又長的網絡小説,和刷幾個小時的抖音沒有太大區別。在閱讀過程中或許感到了刺激與放鬆,可讀完之後仍舊是內心空空如也,沒有重新閱讀的渴望,獲得的不過是與人的談資。一個只閱讀網絡文學的人的涵養是遠遠不夠的。

    但真正能引起全民轟動、成為談資的網絡文學還是太少了。雖然有《明朝那些事兒》這樣的重量級作品,但不能忽略海量的基數——那麼多網絡文學都成了炮灰。好作品的比例還是太小了。並不是説通俗文學不好。存在即合理。依舊是拿報刊連載來作比較,金庸先生的武俠小説可以説是俗文學的巔峰,在情感的描寫、人物刻畫和主題上,都有趕超新文學的態勢。俗文學和雅文學的界限不再那麼涇渭分明。而它的前身也是報刊連載的通俗文學。我們現在看到的本子,是金庸先生三次修改修正而成的。足見連載小説容易出現前後不一致的漏洞和弊病。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這是一個包容的時代、開放的時代、多元的時代。通俗文學與新文學比翼雙飛是可喜的現象,真正顯示出百花齊放的氣象。而電子的迅猛發展也預示了一個數字化閱讀的新階段。網絡文學的低門檻不等於低標準,現在是到了為網絡文學制定規範的時候了。筆者非常期待,有朝一日,誠心打造出的網絡文學,能夠如王小波先生所預言,根據情節內容來附加一些動畫特效,充分利用網絡的優勢。(郭子琪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