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陽信推廣智慧農業,電腦代替人腦,機器代替人工

2019年08月02日 15:59:08 來源: 人民日報
  【列印】 【糾錯】

在四川眉山市岷江現代農業示範園區裏,農民在打理無土栽培蔬菜。張忠蘋攝(人民視覺) 數據來源:農業農村部

    種地“面朝黃土背朝天”如今在一些地方已成為歷史。走進山東陽信縣新型農資店,農民用上“雲”科技、大數據,享受精準氣象、遙感觀測、水肥一體等智慧服務,點手機代替動鋤頭。

    物聯網、智慧農機等智慧農業技術,正在改變農業生産方式:從拼資源、拼要素轉向比技術、比效益,農業高品質發展孕育蓬勃新動能。

    智慧農業咋種地?

    “別人看天,我看螢幕”,大數據説了算

    坐在家裏,看螢幕、點手機就把上千畝地裏的農活幹了,有這麼神嗎?

    勞店鎮孫家圍子村的孫站峰就是這樣做的。“別人看天,我看螢幕;別人有好經驗,我有大數據。”

    他説的可不是玩笑話。這不,剛入伏,一場及時雨傾盆而下,旱了多日的農田“喝個飽”,小麥茬裏冒出的一簇簇玉米苗更綠了。幾天前,孫站峰就知道這場雨,精度達1平方公里的農業精準氣象服務幫了他大忙,“提前預報48小時,播種、噴藥、收割‘看天’而定,農事安排更加合理。”

    2016年,孫站峰返鄉創業,投入多年打工積蓄,一口氣流轉1000多畝地種小麥。親朋好友不理解,陽信土貧水少,小麥産量並不高,加上這些年市場不穩定,有啥想不開的?

    孫站峰有底氣,一套線上智慧農業系統讓他吃了定心丸。智慧農業咋種地?“電腦代替人腦,機器代替人工,點手機代替動鋤頭。”孫站峰説。

    耕種收都透著智慧味。點開螢幕,衛星“眨眨眼”,地塊分佈、苗情長勢立馬就一清二楚,這説的是遙感監測系統。感測器實時收集濕度、溫度等信息,濃縮成一張張曲線圖,號準脈“對症下藥”,這説的是物聯網系統。手指動一動,輸入氮磷鉀比重,不遠處的配肥機隆隆作響,精準調製的營養套餐就做好了,莊稼“缺什麼補什麼”,吃上精細營養套餐,這説的是水肥一體化。

    智慧農機更是全程貼心服務。孫站峰説,大型自走式打藥機伸展長長的雙臂,緩緩地在田間漫步,四週水霧瀰漫,一架打藥機能節省10多個人工。精量播種機一掃而過,播種精度在毫釐之間。大型收割機馬力全開,自動識別地塊,不到一天時間1000畝地顆粒歸倉。

    雖是新農人,孫站峰卻成了種糧“明星”。夏收剛過,他的1000多畝小麥喜獲豐收,早早和企業簽了訂單,每斤比普通麥子多賣0.1元,每畝地減少成本近100元,一季多賺10多萬元。

    聽説孫站峰種地賺了錢,“老把式”坐不住了,找到府來取經。勞家村黨支部書記勞雲田説,“俺村家家種鴨梨,前幾年春天果子挨凍,又遭了旱,沒挂多少果,偏偏價又賣不上去。賺不了錢,村民們都泄了氣,也不把果樹當回事了,有的好幾年沒澆過水。看著這一片片梨園,真是心疼。”

    “把産量提上去,成本降下來,靠科技完全能做到。”孫站峰交了底。

    如今勞家村230多畝老梨園變身“聰明”果園,田間管理流程全升級。就拿田頭的智慧監測站説,果園裏藏著紅外感測器、高清攝像頭,發現病蟲害,立即拍照上傳,與後臺大數據比對後,智慧識別害蟲品種,告知專家和農民。

    “這高科技就像是‘老黃牛’,平時不吭聲,關鍵時候發揮大作用。今年春天,及時發現了梨木虱。早早預防,才保住了今年的果子。擱過去,靠肉眼哪能發現。”勞雲田説,“如今鴨梨生産成本降了一成,品質更高,價格每斤多賣3—5毛。”

    “智慧農業一點也不神秘,利用互聯網、物聯網、雲計算等新一代科技融合到農業生産過程中,實現選種更科學、投入更精準,讓農民少走彎路,提升管理效率,節約生産成本,提升産品品質。”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李國祥説。

    智慧農業在這裡落地生根。陽信縣測土配方施肥推廣覆蓋率達到90%,水肥一體化技術推廣面積達4300畝,節水灌溉面積達50萬畝,小麥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已達到99.6%,高效植保機械化能力達到75.7%。

    智慧農業誰來幹?

    “田保姆”活躍田間,精打細算,解決一家一戶幹不了的事

    陽信是農業大縣,但也遇到成長的“煩惱”——擁有55萬畝小麥、10萬畝鴨梨,作為全國重要小麥和鴨梨主産區,陽信農業“家底”厚實。但這些年,因為市場不穩,管理跟不上,常常增産不增收。就拿鴨梨來説,近三年平均價格每斤不足1元,跟行情好的時候比,差兩三元。

    “按老辦法種地不行了。”金陽街道辦界河村村民李海廷説,村裏年輕人多外出務工,種地都是五六十歲的,一戶種上十來畝,靠老經驗,跟不上趟,品質上不去,收購商看不上。掙不了錢,農民種地沒勁,管護積極性不高,一些中低産田荒了,果園也失去往日生機。

    種地方式不得不變。誰來種地?亟待破題。

    地還是那塊地,提供服務的卻是一批“新農民”。不少提供智慧農業服務的“田保姆”活躍在田間果園。

    這不,在河流鎮小耿村的梨園旁,種地老把式耿玉玲正向“90後”王博詢問——

    “啥時候給梨子摘袋?”

    “就是這幾天,再等等。”

    “有沒有個準日子,咱也能放心。”

    老耿為啥願意跟小字輩討經驗?“摘袋可講究了。”老耿説,套袋是為了讓果型均勻,皮薄汁多。紙袋摘早了,會影響賣相和口感,要是再遇到連陰天,那就糟了。

    “摘袋的最佳時間是上午10點左右,還必須確定這幾天都是晴好天氣才行。”王博是中化農業陽信技術服務中心的農藝師,也是一位“農保姆”,他點開手機,“咱有精準天氣和智慧農情預報,一旦時機合適了,我立馬告訴您。”

    “現在種地要精準‘算’。算消費者偏好,品種換成‘新梨7號’,質優價高。給土地做全身‘體檢’,測出大、中、微元素含量,缺啥補啥。天氣預報精準到分,修枝、噴藥卡著點來。”王博説,算下來,一畝地追肥成本從420元減少到300元,一畝地純收入達到1.5萬元。

    “我們這裡有組合套餐,科學選種、精準氣象、病蟲害預警、遙感觀測等等,咱就像是‘雲’上的農資店,任農民挑選服務。”中化現代農業山東分公司總經理石成旗説。目前他們服務陽信4000多畝的經濟作物、1.5萬多畝的糧食作物。

    除了龍頭企業,田間“長”的新型農業經營主體也積極參與到智慧農業中來。

    “合作社專攻智慧農機。”開源農機專業合作社理事長張鳳霞指著高聳的烘乾塔説。“過去玉米收穫期總是遇到連陰天,玉米容易發黴。烘乾機可智慧控溫、自動節能,糧食在這裡走一趟,直接入庫,還帶著些許的爆米花香味呢。”在合作社的倉庫裏,無人機、大型打藥機、大型深松播機等機械擦得锃亮,蓄勢待發。

    “這些農機的投資超過500萬元,別説小農戶了,就連家庭農場、種植合作社一般也負擔不起。我們提供服務,每畝收取一定服務費,農民享受了現代農機的便利,豈不是雙贏?”張鳳霞説。

    “誰來種地、如何種好地,這是陽信遇到的難題。正是社會化服務組織的出現,解決了一家一戶幹不了的事情,讓農業生産更精細、更科學,實現了提質增效。”陽信縣農業農村局有關負責人介紹。

    農業轉型的迫切需要,為智慧農業發展提供廣闊天地。“農業面臨‘多了少了’的結構矛盾,也遇到靠拼資源‘受不了’的發展困境,在這一關口,新技術為推動農業轉型升級帶來無限可能,這是智慧農業能夠發展的源動力。”李國祥説。

    市場主體積極搶灘。“一方面,互聯網企業、傳統農資企業利用在技術、資金、市場上的優勢,搶佔風口,推動新技術與農業的融合。另一方面,合作社、家庭農場等新型經營主體立足自身實際,專攻耕種收等細分領域,以流轉、託管等形式,提供智慧服務。他們成為智慧農業的生力軍。”李國祥分析。

    智慧農業咋推廣?

    帶著小農戶共用科技紅利,把更多“盆景”變“風景”

    智慧農業一頭連著科技,一頭連著農業。科技的進步和農業轉型需求,共同推動了智慧農業的發展。但“高精尖”的科技和傳統農業的融合併非易事。推廣智慧農業,還需讓星星之火形成燎原之勢。

    “看下來,開了眼,智慧農業可真不錯!”水落坡鎮油坊劉村的劉豐元專程到耿玉玲梨園取經。但劉豐元有顧慮,“就十來畝地,不知道值不值當投。就説這套袋,一個3分錢,算上人工,一畝地又多花兩三百元。水肥一體還要鋪滴灌管網,咱更承受不了。”

    對於智慧農業,持觀望態度的村民不在少數。“有的地塊用了慧眼識別害蟲,早早就噴了藥。可大家的地都緊挨著,相鄰的地管不好,蟲子還是會飛過來,功夫白搭了。”勞雲田想讓村民發展智慧農業,村民們有想法。

    記者調查,目前陽信土地流轉面積過半,尚有一半是小農戶耕種。當老傳統碰上新技術,當一家一戶遇上規模化經營,如何把更多小農戶納入到現代農業的軌道中,共用科技紅利,這是智慧農業推廣途中必須解決的課題。

    “做給農民看,帶著農民幹。”石成旗説,他們和村支書或帶頭人合作,成立鄉村服務站,定期舉辦講座。他們先從農民最迫切的需求入手。用肥不合理是常年難題,通過示範帶動和講解,不少農民接受了水肥一體和生物肥的套餐,使成本降低10%。

    發揮新型經營主體的聯結作用,鼓勵新型經營主體和小農戶建立多元的利益聯結機制。張鳳霞目前流轉土地3萬多畝,託管土地2萬多畝。“就拿託管來説,地是農民的,收成也是農民的,但是交給合作社管理,全程採用智慧農業, 每畝作業成本減少200多元。”

    “你看這片果園,果樹接枝連葉、樹冠如蓋,哪像是經歷一場旱情的。果樹早都被城裏人認領了,就等著成熟後摘果了。”李海廷説,村裏的30畝地流轉給了合作社,效益噌噌地漲,不少村民動了心。

    落實和完善金融貸款、配套設施建設補助、稅費減免……陽信縣提出對發展智慧農業的新型主體提供真金白銀的支持。目前陽信縣市級以上重點龍頭企業達49家、農民合作社達1273個、家庭農場113個,帶動標準化種植基地面積達14萬畝。

    智慧農業的推廣還面臨一些新挑戰——

    技術瓶頸亟待突破。“智慧農業基礎靠數據收集,感測器是整個系統的‘耳目’,而感測器技術恰恰是短板,穩定性和準確性有待進一步提升。”中化農業水肥一體化技術總監王寶傑説。

    “當前智慧農業服務多集中種植環節。其實,在加工銷售環節大有作為,比如可以品質追溯、精準行銷等。通過大數據為消費者精準畫像,更好地將市場需求傳到生産環節,指導農民盯著市場調結構。”李國祥説。

    打通全産業鏈,陽信在加工、銷售環節上發力。目前已建立萬噸級全穀物健康食品産業園,年生産麵粉40萬噸,成立電商公共服務中心,新增網店70多個,鴨梨每年通過電商銷售3萬多噸。

    這裡,農民種地更輕鬆、更智慧,現代農業煥發出新的生機。(記者 王浩)

(原標題:山東陽信推廣智慧農業,電腦代替人腦,機器代替人工 瞧,種地用上了“雲”科技)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