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精準氣象服務讓農民不再靠天吃飯

2019年08月05日 15:52:55 來源: 科技日報
  【列印】 【糾錯】

    連日來,全國持續高溫讓民眾苦不堪言。然而,對黑龍江省綏化市氣象局局長崔立國來説,心裏懸著的大石頭卻可以稍稍放下了。“這個季節是水稻生長關鍵期,如果溫度過低,再加上下雨高濕環境,容易導致水稻稻瘟病的發生。一旦有病蟲害,水稻減産也就在所難免了。”

    黑龍江古稱“北大荒”,為“棒打狍子瓢舀魚、野雞飛到鐵鍋裏”的富饒之地,也是全國最冷、積雪時間最長、積溫最少的省份。如今,黑龍江被譽為國家糧食安全的“壓倉石”,年糧食總産量、商品量連續多年居全國第一。不利的自然條件,卻創出了輝煌的農業戰績,也許有人會問,其中的奧秘是什麼?日前,記者深入綏化、慶安、伊春等龍江大地,細細探察發現,龍江農業之所以如此發達,越來越精準的氣象預報作用不容小覷。

    正如綏化市副市長楊全勝所説:“農業氣象服務産品無處不在,越來越精細,是市政府把脈農業生産的有力助手。”

    “現在的氣象預報,我老服了”

    “黑龍江是全球變暖的受益者,1961年—2014年平均氣溫54年來升高了約1.89℃,高於北半球和全國平均水準。”黑龍江省氣象局副局長高玉中説,6條積溫帶全部北移東擴,積溫增加、霜期縮短,有利於高産晚熟品種擴大面積。

    積溫帶的變遷,使黑龍江的農業格局發生了很大變化,像水稻種植,由以前的2000多萬畝增長到5000多萬畝。在龍江,一排排綠油油的稻田望不到邊、細看有些稻秧已經開始抽穗,水稻長勢如何,有沒有“渴著凍著”,田間地頭的微型氣象設備可以隨時觀測……“水稻種植天天都要看天氣預報,精準的天氣預報對農業生産來講太重要了。”綏化市慶安縣東禾水稻種植合作聯社種田大戶王可榮説。

    確實,楊全勝也表示,綏化作為典型的農業大市,氣象事業對全市經濟社會發展具有特殊意義。現在,氣象服務農業生産越來越精細。每年春耕春播、夏管、秋收時節,氣象部門都及時製作“春耕春播服務專報”“農業乾旱監測預報”“特色農業氣象服務”等為農服務産品,為高品質農業生産提供精準的氣象服務。

    “現在的氣象預報,我老服了。”綏化市農業農村局副局長楊振明説。有一次調研時,遇到一位正在放羊的大嬸。眼看要下雨,他勸道:“快回家吧。水來了,把你和羊都裹走了可咋整?”大嬸泰然自若:“還沒喂飽,回去幹啥?預報説了,還有兩小時雨才下。讓羊吃飽了,回去也不晚。”

    在伊春市農業農村局副局長林舉魁看來,農業生産離不開氣象,尤其是現階段的農業生産,更依賴於氣象部門提供的中長期精準預報。“雨水、熱量如何決定了農民該使用什麼品種。伊春晚霜一般發生在5月20日—22日,結果有一年推遲到了六一,氣象部門就提前發佈預警,避免了大部分地區春播階段進行補栽補種。如果一畝地按50塊錢的種子成本算,幾百萬畝的土地需要多少錢?”林舉魁説。

    人工增雨已是常態

    “在黑龍江,用一場好雨勝過雄兵百萬來形容人工增雨的作用,一點也不過分。”高玉中説。

    黑龍江是氣象災害多發頻發省份,氣象災害佔自然災害的90%以上。主要包括乾旱、暴雨洪澇、低溫與霜凍、大風、冰雹、暴雪以及森林火災、淩汛、沙塵暴等次生、衍生災害。“防災為先、服務之上”,努力確保將氣象災害降到最低,一直是黑龍江氣象工作者秉承的宗旨和方向。

    “在黑龍江,人工影響天氣作業是常態。”楊全勝説,今年春季插秧時節,由於比較乾旱,綏棱將近一萬畝地沒有辦法耕種。得知情況後,氣象部門就在天氣條件允許時實施了人工增雨作業,使農民能夠及時插秧,避免了財産損失。

    在鐵力,也是如此。鐵力市氣象局局長王金山介紹,春季防火期有20多天沒有下雨,5月10號實施了第一次人工增雨,極大地緩解了旱情。“今年以來已開展增雨防雹作業10多次,每次作業減少損失至少20多萬元。”王金山説。

    不僅如此,黑龍江氣象局還積極實施人工影響天氣“耕雲”計劃,在抗旱增雨、防雹減災的基礎上,開展冬季增雪、預防性增雨作業,來增加土壤墑情、降低火險等級,開創生態修複式人工影響天氣作業的新方式。

    “黑龍江地面增雨防雹規模穩居全國首位。”高玉中説,有數字為證,黑龍江全省擁有446部火箭、849門高炮、712個標準化作業站點遍佈鄉鎮村屯以及農場林場,人工影響天氣從業人員4000多人。(記者 付麗麗)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