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體下半場該如何發力

2019年08月06日 18:24:01 來源: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列印】 【糾錯】

    隨著傳輸速率更快、時延更短、超大容量以及能耗更低的5G業務的縱深發展,新媒體再一次站在了發展的關鍵當口。如何更好地推進新媒體前行,以確保其健康有序發展?日前,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所長唐緒軍和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新聞學研究室主任黃楚新結合《中國新媒體發展報告(2019)》的推出為行業進行解讀,對未來我國新媒體的發展趨勢給予了展望。

    隨拍且真實的Vlog贏機遇

    “新”與“變”一直是新媒體的代名詞,然而,“連結”與“嵌合”卻常常被人們所忽略。誠然,不同的介質決定不同的傳播形態,在移動互聯網語境下,傳播介質的變化讓媒體定義被賦予新的含義。

    這其中,碎片化、淺閱讀等消費屬性的變化讓新媒體在“新”與“變”、“連結”與“嵌合”的路上迎來了從可讀到可視、從靜態到動態、從一維到多維的內容演進過程,而這種影像化的演進,不僅讓資訊內容的表達形式變得越來越傾向於“活”的形象,而且,在中國與世界的交流互動中,成為展示我國文化傳承與創新最具活力的領域之一。而其不斷降低的準入標準也讓移動化和社交化相結合的短視頻,特別是Vlog變得異常火爆。

    “隨著5G時代到來,視頻會更日益成為未來信息的主要表達形式。”唐緒軍這樣説道。然而,儘管Vlog和短視頻形態相似,但其還是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正如唐緒軍所言,“Vlog和一般短視頻的主要區別在於Vlog沒有商業氣,更加強調真實和本真”。

    其實,“不打扮”“不包裝”或許就是對Vlog最好的概括。其親民、近民的形態可以讓受眾更容易産生共鳴,以至於在2019年全國兩會報道中,有很多媒體的編輯、記者們都拍起了Vlog。對此,唐緒軍認為,未來Vlog會成為一個常規的工具,但就目前階段而言,如果想把這種形式運用到媒體的日常報道中,那麼,拍攝人的知名度和事件的關注度是兩個不能被忽視的決定性因素,不然就難以被受眾關注。

    産業互聯網未來空間大

    “在過去一年中,我們可以看到我國的新媒體發展正處於快速發展階段。”黃楚新表示,新媒體在2018年的發展道路上呈現出政務新媒體高品質發展;重大主題報道成為媒體融合的主戰場;縣級融媒體中心的建設已經上升到國家戰略高度;網絡直播和短視頻行業發展圖景各異;5G和4K為新媒體提供了新的契機這五大特徵。

    而隨著移動互聯網的不斷發展,我國新媒體行業迎來了黃金髮展期,“尤其是在過去10年的時間裏,中國新媒體的發展從跟隨到實現趕超。”唐緒軍説道。

    然而,前進之路必然伴隨坎坷,為此,黃楚新表示,當下的互聯網內容建設仍然存在幾方面的不足。“比如,網上理論權威內容不足。目前自媒體的話語權大大增強。網絡中權威機構發佈的信息相對少一些,網民接收起來有困難;網上內容泛娛樂化現象比較嚴重。有時候很嚴肅的問題也被娛樂化;網絡知識平臺上,很多非專業人員參與其中,管理難度加大;網上信息服務與廣告發佈秩序亟待優化;網絡內容建設,尤其是政務信息的網絡發佈還需要不斷完善等。”黃楚新説道。

    那麼,未來如何對這些問題加以改善?黃楚新認為,要尊重網絡傳播規律,創新網絡傳播形式,讓深奧的道理在網絡傳播時更加通俗易懂,適合網民接收。同時,優化網絡傳播品質,增進網上交流互動。並且,發揮網絡主體的力量,提高主動性、積極性。

    儘管新媒體內容涵蓋越來越廣,融媒體産品種類越來越多,“但這並不意味著傳統媒體的完全消亡,未來還會有需要它的人。”唐緒軍強調,未來傳統媒體可能會變成一種奢侈品,畢竟越稀缺的東西越珍貴,而且傳統媒體也可能不再是大眾化的東西,更主要的會是提供有深度的報道,進而與新媒體形成差異化共存。

    “2018年,中國數字經濟規模已經達到31.3萬億元,佔GDP比重的34.8%。”黃楚新認為,這充分説明數字經濟是我國實現經濟可持續發展和高品質發展的一個重要領域。同時,他表示,隨著我國産業互聯網在未來的繼續發展,消費經濟的不斷成熟和人口紅利的減弱,産業數字化會成為數字經濟的重要佈局和發展重點。可以預見,産業互聯網領域在未來將具有十分誘人的前景和廣闊的發展空間。(張博)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