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實踐中的人工智慧

2019年08月08日 15:18:06 來源: 學習時報
  【列印】 【糾錯】

    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在線智慧訴訟服務中心啟動,全國首個AI虛擬法官發佈。這一借助語音智慧合成和形象智慧合成技術打造的AI法官能引導當事人流暢地使用網絡訴訟平臺,實現全程在線操作的自主化。這是人工智慧在我國司法領域應用的一個典範。

    人工智慧在司法領域應用有其必要性。我國正處在訴訟呈急劇增長的時期。2018年,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審結、執結案件2516.8萬件,同比上升10.6%,而全國員額法官人數為12余萬,員額法官每人平均結案超過200件。大量基層法官處於高負荷狀態。傳統上,法官除了要開庭裁判案件外,還要承擔訴訟指導、判後答疑、普法宣傳、調查研究等大量事務性工作。因此,作為可以有效減少司法人員事務性工作的人工智慧技術,其在司法領域的應用顯得非常必要。

    在國外,人工智慧技術在法律領域的應用往往也是在訴訟爆炸時期快速發展的。例如,在英國,律師事務所研發了“合同機器人”,致力於自助合規審查和合同管理,自動處理在線文件的審閱。英國謝菲爾德大學發佈一款新型人工智慧系統,該系統能夠幫助處理法律案件,並對結果進行預測,其結果準確率接近80%。因此,將人工智慧技術更好地應用於司法領域,有助於給法官“減負”,提升法院人力資源利用率,使法官更專心於核心工作即判斷權的行使,更好地解決矛盾糾紛。

    人工智慧在司法領域的應用範圍。目前,人工智慧在我國法院系統的應用主要體現在智慧輔助文書處理、智慧轉換庭審筆錄、智慧輔助案件審理、智慧輔助司法服務四個方面。例如,智慧法院建設方面走在全國前列的北京法院系統,安裝了能實現文書自動生成、語音轉換、類案搜索和提示等功能的“睿法官”系統。具體包括:裁判文書的撰寫可以通過語音直接錄入,庭審中當事人的發言可以自動轉化為庭審筆錄,撰寫文書時可以方便地進行類案搜索,審判系統可以自動生成裁判文書模版,等等,極大地緩解了一線辦案人員的事務性工作壓力,有利於裁判尺度的統一,減少了部分簡單、重復的工作。在智慧輔助司法服務方面,北京互聯網法院開發的AI虛擬導訴法官可以實現24小時在線服務,利用互聯網進行的在線調解、開庭,電子送達技術都反映了司法服務的智慧化水準,節省了司法的人力資源,也方便了訴訟參與人。

    積極構建人工智慧與傳統審判方式的互補型關係。目前,在智慧法院建設和發展的過程中,我國人工智慧在司法領域應用還存在地區差異、個體使用差異、智慧化水準有待提高、輔助審判功能有待進一步延伸等問題,具體表現為各地在信息化建設方面進度不一,有些地方還相當滯後,沒有引入先進的審判系統,有些人還不習慣使用新的智慧系統,智慧系統還不夠智慧和人性化,其功能還有待進一步開發和完善。如庭審語音錄入系統還不能適應複雜庭審的需要,存在無法識別當事人口音問題,不能選擇性記錄及對法律術語及商業信息的識別準確率不夠高等缺點;類案搜索功能還存在內外網未統一的問題,數據還不夠全面準確。究其原因,從數據層面看,當下的法律數據尚不充分、不全面且結構化不足,尚存在區域隔離、數據生成困難等問題;從演算法層面看,法律人工智慧所使用的演算法還不夠高效;從人才層面看,法律界、人工智慧界疏離。這些都制約了人民法院應用人工智慧的能力和水準。因此,在發展人工智慧在司法領域應用方面,應在數據、演算法和人才培養上下功夫,打造更準確全面的數據庫,研究更高效、準確的演算法,培養精通法律與人工智慧的精英人才,打通法律與人工智慧之間的技術壁壘,生産和升級出更實用便捷的人工智慧産品,並推廣適用,更好地服務於司法和人民群眾。

    需要説明的是,出於倫理方面的考量和技術水準的限制,人工智慧只能輔助辦案,不能代替法官審理案件。我們也要深刻認識人工智慧在司法領域應用的局限:人工智慧的角色定位應是輔助和優化,而絕不是替代傳統的審判方式。(孔祥鳳)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