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體行業的“商標搶注”引熱議

2019年08月09日 11:13:56 來源: 新華社
  【列印】 【糾錯】

    新華社廈門8月8日電 題:我的名字咋成了你的商標?——“商標搶注”引熱議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顏之宏、周琳、唐弢

    “我叫敬漢卿,我今年22歲,前天我被告知不能用我的名字了。”近日,B站(嗶哩嗶哩)UP主(網絡主播)敬漢卿在各大社交平臺上的一段吐槽,吸引了網友的關注。

    近年來,隨著自媒體行業的蓬勃發展,一些“有心者”打起了“搶注商標”的算盤。記者調查發現,部分自媒體人的權益也因此受損。

    “敬漢卿”們的“姓名保衛戰”

    8月3日,一條題為《我被告知跟我22年的名字我不能用要我改名!我如何維權的!》的網絡視頻在B站上引發網友關注,視頻發佈人是UP主“敬漢卿”。

    在視頻中“敬漢卿”吐槽,自己用了22年的名字被他人惡意搶注,對方還給自己發了相關證明材料,要求其支付“敬漢卿”的商標購買費用或停止使用“敬漢卿”的名字。截至6日10時,相關視頻瀏覽量已突破1400萬,近20萬網友參與線上討論。

    記者調查發現,“敬漢卿”的商標所有人共有7家,而此次向敬漢卿發材料的是一家工商註冊地在安徽蕪湖的“電子産品銷售商。除“敬漢卿”外,該企業還擁有或嘗試申請了102個商標權利。

    敬漢卿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他已經向有關部門遞交了商標無效申請,並正在蒐集材料控告對方公司惡意搶注。

    無獨有偶,微信公眾號“差評”也發出推文,稱遭遇了“商標搶注”事件——一家名為瀋陽小而美企業管理有限公司的企業多次試圖以“差評君”為名註冊商標。

    “‘差評君’是我們公號的IP,此前多次申請過註冊商標,但由於‘差評’二字帶有貶義,所以一直沒申請通過。”該公眾號負責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説,“沒想到我們也被人‘盯上’了。”

    據業內人士透露,類似這樣專注于“搶注商標”的小公司不在少數,隨著“網紅經濟”的快速發展,這些“有心者”會將商標囤積起來,以便在未來對走紅的自媒體“索權”。

    “待機索權”成為商標搶注新苗頭

    在走訪中記者得知,商標搶注者會利用網絡上的公開資料對自媒體人和手機APP的名稱實施“撒網式”註冊,一旦“網”裏的商標對應者“火”了,就到府要求其支付高額的商標權利使用費或逼迫其更名。

    上海商標審查協作中心主任林海涵表示,目前我國商標的註冊成本和後期的維護成本都非常低,導致一些惡意註冊公司“任性搶注”,甚至將商標註冊後多次倒手。

    註冊工商信息顯示,搶注“敬漢卿”商標的企業經營範圍為電子産品批發兼零售,與網絡視頻製作並無直接關聯,但在該企業擁有或嘗試申請的103個商標中, “教育娛樂”和“科學儀器”類別的商標分別有30個和28個。其中大多數商標和“敬漢卿”一樣,為自媒體節目名稱或相關軟件應用名稱。

    長期從事商事訴訟的律師陸陽告訴記者,一些公司成為“職業搶注人”,因為商標信息都是公開的,他們只需要查詢哪些較有名的項目或類別沒有申請註冊,就可以搶先註冊。

    “註冊商標只需要一兩千元,但轉讓出去得到的收益卻是註冊的幾十倍。”在陸陽看來,隨著移動互聯網的快速發展,商標惡意搶注行為日益多發。

    一旦被對方抓住漏洞,幾乎一“打”一個準。記者查閱了微信公眾號的商標侵權規則,其中明確,如果公眾號名稱侵犯了商標權,商標所有人可提供註冊成功後的紙質商標證進行投訴,只要商標範圍與被投訴方賬號經營內容近似,侵權事實就能成立。

    如何遏制伸向互聯網經濟的“搶注之風”?

    5日,B站發佈公告稱,發現有第三方公司惡意搶注多位UP主昵稱為商標。由於搶注成本低、維權成本高、審理週期長,這種行為給UP主群體造成了極大困擾。對此,B站不會因為UP主昵稱被其他機構惡意搶注,而要求UP主修改昵稱。

    B站相關負責人6日向記者表示,嗶哩嗶哩目前已協助所有簽署了獨家經紀約的UP主完成了其昵稱的商標註冊申請。其他UP主如有需要的,可委託B站協助進行昵稱商標申請,同時將有專人對UP主提供商標權益保護相關的幫助與指導。

    B站方面稱,一旦UP主發現昵稱被他人搶注為商標,可直接與B站取得聯繫,B站將根據具體情況提供系列後續法律協助,包含但不限于商標撤銷申請、無效申請及後續法律訴訟程式的協助。

    記者了解到,國家知識産權局正在研究制定《關於規範商標申請註冊行為的若干規定》,並已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規定內容包括商標法第四條的具體適用情形和考慮因素,以及明確針對惡意註冊進行警告和罰款兩種行政處罰的適用情形和罰款幅度。

    林海涵建議,我國可借鑒國際通行做法,提高商標的註冊成本,同時隨著商標註冊年限的增加,逐年遞增維護年費,以保護正當合法的商標使用者權利。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