構建數字經濟時代文化傳播新模式

2019年08月09日 11:18:09 來源: 學習時報
  【列印】 【糾錯】

    縱觀當今世界,文化競爭已成為國家競爭的重要組成部分。在信息時代,文化的挖掘、修復、傳播面臨新的變化。快速、直接的“快餐式文化”往往並不能長久。中國文化想要在世界舞臺充分呈現,需要乘勢而上,充分把握信息時代的新特徵、新機遇。利用最新的信息技術和平臺經濟模式,構建數字經濟時代下文化傳播新方式、新模式、新載體。

    借助數字手段對文化精神進行再凝練。中華文化博大精深,源遠流長,體現著中華民族在生産生活中形成和傳承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今天,應用自然語言處理技術,只需要借助一台普通電腦,就能在數小時內對一部《四庫全書》進行一遍帶交叉驗證的無監督新詞發現,將重要詞彙和篇章進行關聯並構造二模網絡,應用網絡分析定量地識別出文中關鍵詞句集合及其關聯度;能在數分鐘內對一部《紅樓夢》這樣的古白話作品進行比較準確的自動分詞,進而借助文本主題模型,對典籍、篇章、概念進行分類。這種系統化、定量化的分析方法,不僅效率高,更能發現前人研究中的遺漏,並將不同作品融匯在一起進行交叉分析,提煉出更加完整的文化體系。更重要的是它是由電腦借助數學方法直接獲得的,符合科學研究可量化、可重復特徵,為後續的傳播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借助數字技術對代表性文化元素進行再融合。很多傳統文創活動以其豐富的文化元素資源為基礎,在消費品和旅遊市場上帶來不一樣的新體驗。同時,也要看到,中國歷史悠久,時代文化各有韆鞦,地域文化差異明顯,民族眾多,群體文化特色鮮明。還有許多地方的文化還沒有走入公眾的視野,是文化創意行業的一篇“富礦”。許多代表性文化元素有待進一步開發,與時代的融合度也有待提升。應用3D掃描、圖像識別、網絡爬蟲等技術,能從實物、圖片和文字等來源,為特定年代、特定地域、特定文化建立自身的文化素材,進而提煉出代表性文化元素庫,在保持文化特色的同時,推動文化融合發展、融合呈現,創作出更多符合時代特徵、別具匠心的文化産品。

    以數字技術為載體對文化産品“附加值經濟”進行再拓展。近年來,反映中國文化的系列節目備受追捧,影響力已經擴大到海外地區。在這些作品興起的同時,以這些作品為中心形成的周邊産品、活動等也緊隨其後進入蓬勃發展期,形成了不小的市場浪潮。一些中國原創網絡文學作品通過改編網劇、改編電影、開發線下周邊等立體推廣形式在消費者群體獲得好評。數字經濟時代文化産品的推廣,有時具有邊際成本趨於零的特徵。一方面這使得文化産品可以迅速傳播,另一方面也需要有新的盈利模式。以周邊産品、拓展功能、高品質服務、用戶互動等為代表的“附加值經濟”成為文化産品的盈利的重要渠道之一。信息時代為文化産業的升級與繁榮提供了平臺,同時,文化産業的“附加值經濟”也有獨特的技術需求。互聯網環境下的文化産業“附加值經濟”,是需要以一系列技術作為支撐的。對文化知識産權的估值是後續商業化的基礎,通過運用人工神經網絡等預測方法,通過使用已有文化知識産權要素數據、交易數據、場景數據對模型進行訓練,獲得文化知識産權估值。進而更高效的完成文化知識産權價值實現過程。

    以信息技術支撐文化産業的商業模式再創新。信息技術的發展,催生出平臺經濟的模式,這種模式與大數據挖掘技術是孿生兄弟。在平臺交易的基礎上,利用大數據技術對交易數據進行挖掘,通過用戶畫像、關聯規則挖掘、協同過濾等過程,預測用戶的未來需求,主動協調資源滿足用戶需求並實現價值,搶佔價值分配優勢。在旅遊領域、在出行領域、在生活領域、在創新創業領域,各個平臺都圍繞用戶的特定生活主題完善自身的業務模組。在文創産品的設計領域,一些服務商目前在滿足用戶特性化、差異化需求方面,還沒有達到精準識別、個性化服務、差異化供給的階段。新的技術帶來潛在的商業模式變革,要充分用好信息技術,推動形成與數字經濟發展趨勢相匹配的平臺模式,發展新經濟、培育新動能,培育新時代下高品質文化創意産業。(齊林 黎曉奇)

 

關閉